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30th Apr 2006 | | (599 Reads)
快要被各式護膚品和化妝品淹沒了,第一次體驗這種恐慌。化妝品真的沒辦法,我總不能因為有太多所以塗多點吧,這樣跟我平時問街上的女人:她的眼影是否快要過期了,有什麼分別?故此現在,每天努力做mask,起碼消去一點。其他護膚品也沒有辦法,塗太多會糊住臉的,只有忍手不要開,讓它們能放久一點。或者貴貴的護膚品因為果真用不完,只有忍痛用來塗頸。

 (閱讀全文)

Cherrie | 27th Apr 2006 | | (551 Reads)
今天沒什麼事兒辦,應該說,沒什麼要緊又趕急的事兒辦,所以都閒著。不過之前有點甩的事總怕被發掘了要捱怪責,所以有點心焦。

本來約了Wen食晚飯的,但她五點時來電,臨時失約,沒法只好另外找地方吃飯。

 (閱讀全文)

Cherrie | 24th Apr 2006 | 玩味生活 | (287 Reads)
CEO先生平日很怱忙的,雖然坐在同一個office日見夜見,但其實沒能談上多少話。上關教授的最後一課,讓我跟他做了一堂的同學仔,感覺很奇特。他放了一杯熱奶茶在小摺枱上,關教授講書時還會在outline上drop notes,我坐在很後排所以能遠遠的望他,他真的好認真的在上課,我想像得到他還在讀undergrad.時的模樣。過了半堂,冷氣真的涼得要命,我沒有帶披肩只好把冰冰的手指頭拿去幫Amy的膝頭瘀傷處消腫去,他就穿上了深色的西裝褸。

 (閱讀全文)

Cherrie | 24th Apr 2006 | 自言自語 | (383 Reads)
我很希望找個人明白我,不要自以為是的分析我。

我很想找個人瞭解我,聽明白我心裡面一直不敢講的許多想法,但不要把我送進精神病院。

我很想找個人聽我說,但眼神不要散渙,不要覺得無聊,不要只想等我之後講的笑話。

 (閱讀全文)

Cherrie | 23rd Apr 2006 | | (530 Reads)
敏感不只表現於我的意識上,還表現於我的身體上,被不知名的小昆蟲咬了以後,這陣子經常皮膚敏感,忽然這裡腫了,紅了,過一會兒又消失,然後又在第二個地方出現。好似有一隻無形的怪物在身體裡面,走到我背脊想把頭鑽出來,不成功,又走到我左臂嘗試一下,失敗了又轉戰我的肚皮。我不想看見牠的模樣,就像我從來不敢正眼望昆蟲一樣,因為我肯定牠長得很恐怖,比昆蟲更恐怖;我也不能剖開身體把牠拿出來,我只能被動地等牠死掉──如果牠死得比我早──而且希望身體能夠承受和消化牠腐壞時所帶來的惡臭和細菌。

其實我們身體裡面有多少隻這樣的怪物?你身邊的情人會不會是其中之一?或者你是否你情人身體裡面的其中一隻怪物?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以至於你的情感,你的人生。大家都想離開對方,大家都嫌棄對方。



Cherrie | 23rd Apr 2006 | 玩味生活 | (301 Reads)
上關教授最後一課,他真是一個很和藹的老人家,他那麼善良,我擔心他如何生存在外面風雨飄搖的世界,那麼毒辣陰險。倒佩服他有這種勇氣,我想這些他是明知的。

 (閱讀全文)

Cherrie | 21st Apr 2006 | 玩味生活 | (313 Reads)
棉花糖細老細太cute了!一個女人這樣還真沒話說,我是女人也會想看見她笑,她笑的時候眯起大眼睛,得意死!你見她笑你都會跟著笑,「hehe….hehe…..」十足似狗頭。終於明白為何男人會為博某些女人一笑而散盡千金,我有時都會想博她一笑而努力做努力講,不過講笑話她好像不怎麼會笑,她有時會不明白我那些俚俗笑話,她是那種沒有看過周星馳的人,因為她從英國回來的,這又多少讓我覺得有點貴族氣。其實我有問過她在英國時有沒有住過堡壘,不過她說我痴線。我覺得她應該要睡有帳縵的床,就是有四條大大條的柱高一高地撐起厚厚的布,把整個床移去室外也不會被雨淋濕的那種,床褥還要是深色再用深綠色或者銅金色絲線繡上古典英式的花紋,整間房都應該用深色的木來做傢俱,要很奢華的,但她平時在家應該只穿沒太多裝飾的淺黃或者米色衫裙。不過後來她說她喜歡cyber的家居設計,超簡潔的,又讓我有點失望。

 (閱讀全文)

Cherrie | 19th Apr 2006 | 玩味生活 | (295 Reads)
文字挪移大法的宗師是《東方日報》和《蘋果日報》,為每件事件度身訂造各種成語俗語詞語的全新演繹,我叫它做挪移大法。

不過由於效果太過好,現在大家都爭相練功。

 (閱讀全文)

Cherrie | 18th Apr 2006 | | (461 Reads)
你不要想太多,你閉上眼好了。一切都將完結,讓你自己在完結前先放棄。你沒有競爭的意圖,現實就無法勝過你。我知道這樣很消極,不過總算是一次反擊,相比起沒有好。

 (閱讀全文)

Cherrie | 14th Apr 2006 | 自言自語 | (464 Reads)
還很年少時,很想找一個和自己一樣的人戀愛。到後來,喜歡的沒有一個和自己一樣,全部都是理科或商科生,可是我中四時物理和化學都沒有合格過,生物因為純粹靠背,我很高分,而數學在會考時也不過僅僅合格,平日溫習一兩個小時就會有生理反應──作嘔頭暈。我不知這是不是場巧合,或者是一個玩笑。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