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8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354 Reads)
朋友仔有朋友打Ice Hocky比賽,於是我也跟著湊熱鬧。

這還真是第一次,而且是那麽近的看,挨著欄,每次他們衝過來時我們就要退後避開,因為不管是他們的棍或者那個好似搖搖的球都是好危險的。我和朋友仔就跳下後、又挨下前地過了一個小時。

 (閱讀全文)

Cherrie | 27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337 Reads)
Long Island之前,我們在憤世。

一杯Long Island之後,我在練習笑容。

兩杯Long Island之後,世界變模糊了,故此也變美麗了。一切回歸內在的自我,閉上眼睛耳朵就能聽見心跳,深沉地震動著耳膜。

 (閱讀全文)

Cherrie | 19th Aug 2006 | 感嘆 | (605 Reads)
「我們習慣把右手給女士,這是社交禮儀,因為在古代,騎士的佩劍是放在左邊的。」

這一句我在之前的Blog中有寫過,是一個維也納男士告訴一個日本女士的。

這句說話從我第一次讀到以後不斷在我腦中盤旋,直至現在仍然揮之不去。這句說話意外地成為了利器,一個佩著劍的騎士對你展現的溫柔,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瘦弱白粉佬所能比擬的,前者帶有強烈的選擇意味,後者讓人覺帶有幾分無奈──就是你想要強悍粗獷,你能嗎?這種騎士應該都是人格分裂的,對著男人,特別是敵人,是一個人,剛強冷漠;對著女人,特別是所愛的,是全然不同的另外一個人,體貼柔情。當這兩個人存在於同一個軀殼的時候,能呼喚出溫柔的一個他,是作為女人的力證。當一個男人告訴一個女人:「你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個女人,一個受我尊重和保護的女人,別無其他身份。」這句說話可以讓任何冰雕的女人溶化掉,倒在男人懷裡做一個他所說的女人。

 (閱讀全文)

Cherrie | 19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679 Reads)
朋友仔說:「某人雖然這樣那樣很不錯,但係佢係會食煙架喎。」語氣認真又猶豫。

我有點不屑:「咁金城武夠食煙啦,你介唔介意丫?」

 (閱讀全文)

Cherrie | 13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1112 Reads)
貪得意,一早約了兩個同房去黃大仙睇相,約了幾個月,今天終於去了。

相士先生說我性格硬,敏感又情緒主導,嗯,也對的。同房們說相士才見了我們一會就說得出我們的性格很厲害,我說,這不太難,不是太撲克臉的人應該跟他說上幾句以後就可以大約說出這是個什麼人吧?原來她們說她們不可以的,這是不是就是相士所講的「敏感」?

 (閱讀全文)

Cherrie | 11th Aug 2006 | 憤世嘮叨 | (547 Reads)
SY話過,現在的戰爭新聞只有幾個坦克車在走,你去看《雷霆救兵》或者更加貼近真實。

張翠容話,就是拍了很真實的戰爭片段,沒有媒體敢播。

現在的戰爭都似乎是沒有屍體的,報紙上我看屍體的圖片絕大多數是自殺的新聞的附圖,為情自殺的、壓力過大的、欠下巨債的,全部都是茶餘飯後大家最關心的話題,連人家都日記都要拿出來研究一番,顯微鏡下能夠找得到的都拿來炒作。

 (閱讀全文)

Cherrie | 10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339 Reads)
如果上巴士上層,果日我又著裙,我行兩步樓梯就會拎轉頭望下有無人行緊上黎,有就要行快d仲要邊行邊轉身,或者用個手袋掩一下,人地唔小心見到d咩都好核突好唔好意思架嘛。有時有d男仔見到你回頭,佢就會dup低頭企係個樓梯口唔郁,等你上左去佢先開始上,我成日覺得呢d男仔好有風度,個感覺仲好似有人守護住你咁,唔比其他人上樓梯住,真係好甜架~

Catherine Zeta-jones @ Terminals幾時先醒覺呢?

朋友一:算吧啦,佢從來都無醒過,一生出黎就昏迷既,你咪搞住人地訓覺。
朋友二:你理鬼得佢啦。
朋友三:你由~佢啦,佢鐘意去死你唔比佢去死牙?

 (閱讀全文)

Cherrie | 7th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324 Reads)
一直沒時間寫,有關在「三號風球」下我的上班經驗,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活了這麽多年!

由家走去地鐵站,很大風,好在下的只是小雨,我的傘快要被吹爛,好幾次要停在原地走不動,行的又很慢很慢。身邊好多人像我這樣,步伐好慢,步幅又小,行行止止,好似紥小腳的女人。那個情況是真的會被吹走的大風。沿路見到有垃圾桶被吹翻了在滾動,心知不妙。

 (閱讀全文)

Cherrie | 3rd Aug 2006 | 玩味生活 | (290 Reads)
好大風啊今天。大風對於長髮又穿裙子的女生來說簡直是讓人心驚膽顫的詛咒。

放工的時候把手袋扛在肩上,然後把頭髮都撩到左肩,左手就按住那一束頭髮,右手下垂到最低握住裙擺,我就這樣從公司走到地鐵站,又在地鐵站走到回家。可是頭髮還是會吹亂,久不久又要再用手抓一抓再撩好,一會兒又要檢查一下裙擺這樣握著有沒有問題會不會握太高了,今天穿的是紗裙,外面那層紗是管不了了,由它又捲又反的,只有按好裡層就好。由地鐵站走回家時見到前面的女生跟我一樣這樣按著裙的,覺得好搞笑,明天還是穿褲好了,但明天又好像會下雨,褲管會濕的,唉好麻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