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31st Oct 2006 | 憤世嘮叨 | (589 Reads)
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喜怒形於色,快不快樂都放在臉上?我就是啦!

自從天使離開了以後,人就不太開心,於是就通通都寫在臉上,寫的方法不是顰眉黛,是爛面!豈有此理!真是想對著鏡說,好心你有點志氣啦,人家林黛玉又不開心你又不開心,怎麼人家不開心得那麼得人憐愛,你呢,不開心來會爛面的,你不是想應一應那個萬聖節吧?!幾百蚊化一個專業的鬼妝這種錢好心你就不要吝嗇啦!

 (閱讀全文)

Cherrie | 26th Oct 2006 | 憤世嘮叨 | (2222 Reads)
由於網友提出我才去找,發現「港女」這個題目在各討論區抄得紅紅火火。是的,我本人不怎麽會上討論區,也許大家也發現,那邊有很多人無腦無邏輯,而且我發現那種人發言最多,「自己都唔知自己講咩」,有時他們只是一心找碴,同他們討論是沒有理性的氣氛的,簡直浪費時間。不過也好,這種人本來不大會出現在我生活圈子中,這種讓他可以隱身的討論區就可以成為瞭解這種人的一個渠道吧。
 (閱讀全文)

Cherrie | 24th Oct 2006 | 自言自語 | (648 Reads)
有些事,或者說大部份事,你可以與其他人一起從事,或者找人商量、找人討論、找人合作、找人給意見,但有些事,你不能。

有些事,你必得一個人做決定,然後一個人去做,過程得失成敗喜悅悲傷都得一個人承受或享受,沒有人可以替你做決定,沒有人可以建議你,也沒有人可以瞭解你,人家聽了,只會發呆喊悶。這樣的事,讓人好孤獨。

 

 (閱讀全文)

Cherrie | 20th Oct 2006 | 感嘆 | (561 Reads)
「一法(事物)存則萬法存,微塵亦存;一法空則萬法空,寰宇皆空」

是佛偈。我看的時候覺得好震撼。
 (閱讀全文)

Cherrie | 18th Oct 2006 | 自言自語 | (519 Reads)
習慣了等待,習慣了落空,習慣了壞運氣。當習慣了這一切以後,期待就變得虛無了,生活虛虛浮浮的,沒有支力點,不打緊了,捱下去,一天是一天,等待是我人生的正職。

以前落空了,會憤世,會生氣,會呼天搶地,現在冷淡了,漸漸覺得那更似一個循環。

 (閱讀全文)

Cherrie | 16th Oct 2006 | 回味文章 | (3221 Reads)
之前寫過一個blog,是說我身體裡面有一隻怪物,困住在我裡面,牠常常想走出來,於是在我身體這邊那邊不停的試著擠,想找出口,就這樣我三不五時就這裡腫了一塊,那裡腫了一塊,像被蚊咬的腫起來,不過範圍跟形狀跟蚊咬的就很不一様,大片的,不規則的,似四濺的血花。

 

 (閱讀全文)

Cherrie | 16th Oct 2006 | 回味文章 | (4927 Reads)
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句話是真的。

我小時就很喜歡李碧華的《青蛇》,一見鐘情的,看了又看。當中有一段,我很喜歡:「當他得到白蛇,她漸漸成了朱門旁慘白的餘灰;那青蛇,卻是樹頂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葉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櫃中悶綠的山草藥;而白蛇,抬盡了頭方見天際皚皚飄飛柔情萬縷新雪花」

 

 (閱讀全文)

Cherrie | 12th Oct 2006 | 社會狀況 | (867 Reads)
上youtube看大S上「康熙來了」宣傳她的書《美容大王》,好好睇,分左好多段clipping,我都看完了。不過畫面好模糊,要靠聽的,這裡是1.1集,一直有到2.5集在youtube 的:www.youtube.com/watch?v=Bon1q7G12Ac&NR。男生看了也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吧。

 (閱讀全文)

Cherrie | 9th Oct 2006 | 玩味生活 | (1433 Reads)
公司辦公室無人,事不急,所以新買了的書就拿出來看,看不了多久,十幾分鐘,如常,害眼乾,好像睏時的感覺,必得閉目養神,但腦筋清明,就只是眼痛。

大家都知我有眼乾症,視光師也這樣說,說我乾得厲害,故此我戴隱型眼鏡不能帶太久,看書看電腦不能看太久,會覺得眼球要裂。由於淚水分泌少,故此眼淚特別苦澀。

 (閱讀全文)

Cherrie | 5th Oct 2006 | 社會狀況 | (667 Reads)
這件事發生在我昨天放工坐地鐵的時候,話說我一上車就找了位子坐下看書,由於剛剛坐我身邊的是個有怪味的阿伯,阿伯下車時我好想有個較為乾淨的人坐過來,看見一個地盤工人,心裡暗暗叫苦,好在他拐了過去另一個位坐去了,然後我看見一個西裝友,廿六歲左右,皮膚黑黑的,眼神算是精靈,表情也誠懇,就想,啊,不如你坐過來,果然,他坐過來了,於是我又好放心地看書。

可是,過了一會兒,我發覺有點奇怪,怎麼好像有人靠近了,近到我臉上都有他臉的陰影,我別頭過去看見那個西裝友毫不客氣地整個頭平行地移過來看我手上的書,他就真的把頭完全移過來在我的書上方看著,好像我本來就認識他而且是和他一起看的,我不友善的看著他,他看了看我,一點羞恥心都沒有,我一直看,他結果移開了視線。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