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6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1095 Reads)
因為買了新電腦,順理成章,Window也要買新的,聽朋友的建議買Vista。裝好以後,介面果然很好看,記得當初XP出的時候人家都說介面很「型」,但我那時完全不覺得,不過Vista就真是一眼看上已經覺得沒話說。不過其實我不貪靚介面,要我慢慢再適應一個全新的介面,找東西用軟件又要重新學我其實覺得很麻煩,不過Vista有些新的功能真是挺貼心的。


 (閱讀全文)

Cherrie | 23rd Feb 2007 | 女人之苦 | (5917 Reads)
今日報章頭條報道香港男女比例,在剔除外藉傭工後,每1,000名女性相對只有961名男性,令女性難以覓得結婚對象,因而女性從未結婚的比例亦有所增加。然後,報紙一角有個婚姻介紹所的負責人建議女人要降低要求,因為與你收入學歷相等的男人寧願娶個年輕少女,又有內地姑娘的競爭,你有要求?好難嫁得出。


 (閱讀全文)

Cherrie | 21st Feb 2007 | 女人之苦 | (2631 Reads)
總有一部份男生喜歡支配女友,叫她們喪屍一樣跟在後頭方叫好;又有些男生喜歡做風頭躉,耍帥耍酷高高竇竇讓女生圍著他們諂媚獻技才高興。自問沒那種EQ可以放低尊嚴自我,總做不成那些男人身邊的女人,我跟我朋友說,我是放不下自己的身段。


 (閱讀全文)

Cherrie | 15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4183 Reads)
上星期在地鐵上看見一個很像男生的女生,和兩個朋友圍在一起,那個該叫Tom Boy吧?那我叫他Tom好了。Tom蓄很清爽的短髮,淺咖啡色的髮絲很細很輕,軟軟地垂下來,地鐵在搖晃的時候,他一動不動,可是那些秀髮卻隨之飄擺。他該有五尺七吧,穿著鬆身的休閒服,乾淨的、硬挺的。可是鞋踏著明顯與衣服不相襯的純白籃球鞋,一個很大的運動尼龍袋被他隨意的擺在雙腳前,歪歪的挨著扶手。再聽他們說話,他是剛剛打完籃球,身邊一個是他的女朋友,一個是他們共同的朋友,只是一個車程下來他都沒有拖過他的女友,手一直插在褲袋內,偶爾抓一下扶手。


 (閱讀全文)

Cherrie | 14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1016 Reads)

工作很忙很趕,做至下午已經很累。我的工作不是有九萬樣事要跟的那種,而是很專注的有幾件事,每件事的每個枝節都廢心思那種,所以腦力的消耗很嚴重,放工後會一直發呆。昨天下午我在看文件,發現自己重覆的看來看去,每個字都認得,但一句起來是說什麼我完全不理解,原來我很累了,好在剛好有咖啡和下午茶吃,精力又回復了。
 

 (閱讀全文)

Cherrie | 13th Feb 2007 | 冷笑人間 | (1921 Reads)
臨近情人節,大家都在談浪漫,可我發覺絕大多數人講的浪漫都是一種勞民傷財的壯舉。訪問女明星期待怎樣的浪漫也就是在晚上包下了整個遊樂場,只你兩個人坐上摩天輪看星星。似乎浪漫就是毫無理性的破費,真這樣嗎?也許浪漫是為了達到一個目標而不計較任何的艱辛與成本,可是單單演繹成無理性的花費我看是有點膚淺了,那也許是另一個商家佬很成力的陰謀罷。


 (閱讀全文)

Cherrie | 8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1861 Reads)
剛講了有關蟑螂的事,原來很多人都怕蟑螂,只是怕的程度有不同。有男生敢打死牠,可是你要他碰牠捏著牠他不敢;有男生怕,可是還是敢打死牠;有女生怕到尖叫著雞飛狗走。我爸爸常話我:「怕蛇你都話怕佢有毒丫,曱甴?你怕佢咩啊!佢怕你先岩啦,你郁下隻手指尾佢都死左啦!」對,是真話,可是為什麼呢?比起其他樣貌醜陋的昆蟲,我更怕牠。為什麼呢?


 (閱讀全文)

Cherrie | 7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1539 Reads)
今天和棉花糖細老細一起執拾Box Files時,棉花糖突然瞳孔放大然後尖叫跑開,我自然亦嚇到邊叫邊走開,大老細關上房門談電話都瞪眼望過來。


 (閱讀全文)

Cherrie | 5th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823 Reads)
由於棉花糖的離去,而年度季度盛事齊齊來,首次擔綱的我,接下來的兩個多月相信會忙得團團轉,而且還有點壓力,因為不單是首次擔正,更要一人分飾兩角,想起都覺得有點緊張。所以往下來的一段日子,可能我會上文上慢一點,回留言回慢一點,探大家又要探疏一點,而且可能時時出文發牢騷,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要等我啊~


 (閱讀全文)

Cherrie | 2nd Feb 2007 | 玩味生活 | (1313 Reads)
失戀的感覺是怎樣的?心好似被人塞進一個極小極小的盒子裡,硬把它擠進去以後硬把蓋子關上。很難關得上,他就把整個上半身躺在上面壓、鬆一下又再壓,直至把它關密了為止,再鎖起。心在裡面不見天日,被擠到變型,扭著成了一個正方體,好似麵包被人硬壓以後,裡面鬆軟的氣泡沒了,硬硬的緊繃著成了一塊,痛也不是痛,酸也不是酸,但就是被壓著,坐著也不對,站著也不對。整個人無精打采,就皺著眉,太陽穴在痠痛,好想拿把刀剖開胸口,找個開鎖佬爆開那個討厭的鎖,找個泥水佬劈開那個討厭的鐵盒。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