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31st Aug 2007 | 一般 | (1876 Reads)
身為BLOG界一份子,有沒有想過如果身份暴露了,被同事發現了你的BLOG的話怎辦呢?

我想我是最容易被認出的一個,我都用真名和真照片的。因為寫了好幾年的BLOG都只有朋友會到訪,一天才廿多個點擊,所以用真的都覺得沒所謂。後來HANG叫我來SINA開檔,我想也無所謂呀,就把東西原封不動的搬過來,自然也包括個人資料,怎料認識了各路好友,來的人也漸漸多起來,後來也就算了,反正現在才撤也沒什麼意思,名字大家都叫慣了也不好改。加上,哈哈,有點執偏硬頸的我就不肯,憑什麼要我屈服去隱身,打工不准寫BLOG嗎?一開始沒的話就算了,放了就不撤。


 (閱讀全文)

Cherrie | 27th Aug 2007 | 自言自語, 回味文章 | (2575 Reads)
空調巴士上,我忙於在一個座位的空間裡理出個條理來。手袋和紙袋該如何放置,地上糊了雨水和塵污不能放,擱在腿上吧;那個濕漉漉的雨傘最煩人,我常常在這時候後悔自己沒有放一個掛勾在手袋裡,看著師奶們慢條斯理地把雨傘掛在前面座位的椅背總叫我恨得牙癢癢。

終歸叫理好了,才有閒望出車窗外。雨一直下,不大也不小。與其說下,不如說飄,一陣一陣的飄散下來。我在有空調的車廂裡,隔絕了外頭的風雨,耳朵塞著的隨身聽,隔絕了車廂內的空間,我喜歡在這種情況,想像自己正想念著一個人,故事人物地點,隨著轉換的歌曲,往復輪迴。

闊大的玻璃窗外面,無邊際的盡是黯黃的色調,有時的確會懷疑,到底是不是玻璃染的色。抄起頭頂的紅色緊急用的小槌使勁一敲,碎了的玻璃屑打在後頭車頭窗上鈴鈴作響,就見了外面原是早晨天氣,彩色的。一滴雨水在車窗外滑下,我指尖源著那痕跡畫線,陪它走了一程,直至它篏進了窗緣,此刻我想像的人正將要跟我相遇。

 (閱讀全文)

Cherrie | 24th Aug 2007 | 憤世嘮叨 | (1642 Reads)
這兩天發現,只要標題上有「SEX」一字,點擊率會狂飆,教人衝排名的網站,不妨加上這個。不過我一向慵懶,衝排名要很勤奮很有壓力,不適合我這種沒志氣的人。志氣是什麼呢,是上進是要超英趕美那種吧,趕完又怎樣,搏得一陣掌聲嗎?拜託,有時間我寧願多賴床。我的生存之道就是什麼都不太上心,並沒有什麼我一定要的,世間一切物事與狀況都只為討我歡心,我不高興的,就不去啋它。

所以我討厭道理王,因為見到我這種人正中道理王下懷,他有得說。道理王很煩,但人口眾多,誰的身邊也總有一些,他們會在你耳邊如蚊蠅一般煩擾你,說一些似是而非/ 放諸四海皆準的大道理,無論你跟他說什麼,他都不會消化,直接就用這些信手拈來的附在書背節錄出來的大道理,也不理人家是在什麼情況下才說出這種道理的,就以為自己是救世主是哲學家是智者,看透世情。


 (閱讀全文)

Cherrie | 22nd Aug 2007 | 一般 | (4360 Reads)
昨天出了一篇有關廣告影像的隱藏訊息的文章後,各路好友紛紛來問,要解迷的有,懷疑的也有,我才發現,原來很多人真的不曉得有Subliminal Msg這件事呢(因為我自己讀書時有接觸,而身邊同院系的朋友或多或少都聽過,甚或比我知得更多更清楚,所以我以為大部份人都知道)。其實這真是一個很有趣的題目呢,我記得那天我上課前也並不知道今天要教這個,可是那一課卻是我人生其中一節我最記得最震撼又過得最興奮快樂的課,太有趣了!一大班學生就在那邊猜,有時猜到,有時猜不到要待老師開估,一開估,嘩!厲害!因為我們一直受著訓練,所以其實並不會感到特別尷尬或害羞,於是一室的男女學生紛紛起哄,佩服那個挖空心思的設計。


 (閱讀全文)

Cherrie | 20th Aug 2007 | 一般 | (2784 Reads)
有一種廣告理論說,在廣告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加入性及死亡的元素,就會對受眾產生一種不知名的吸引力。但這些元素必須是隱藏的,一旦被發現,效力就會失去,而且令人反感。和路迪士尼的電影本身就忠實愛用這種手段,由於它的對象是兒童,所以被發現後一直受到猛烈抨擊,它也自然像個做錯事被抓住的小孩,噤若寒蟬。我身邊也有很多設計師喜歡這樣做,而且做了也絕對不會告訴客戶或者上司,反正他們會喜歡會定案就對了。

因此,每每在街上看見一塊廣告版,使我有種奇怪的感覺時,或者我覺得某種Graphic很容易加入那些元素,我一定會駐足觀看。身邊如有同學,就會很有默契的一起做「Photo Hunt」,很多時都會找到點端倪,有時很明顯的,有時很隱晦,有時它無從辯駁,有時可以說我老屈。不過知道這些把戲我其實沒什麼反感,反而對於各種別具創意的表達方式,我倒是很欣賞的。


 (閱讀全文)

Cherrie | 17th Aug 2007 | 一般 | (1256 Reads)
經歷了上次的爆趾事件後,現在在街上走時MP3 shuffleGwen StefaniNow that you got it時,都會下意識戰戰兢兢地走,垂頭留意有沒有「你老板的板」。


已經因為感冒咳連看了三次醫生的我,試試傳統中藥智慧──不是蜆生靈知,是念時心,同事見到兩天間K了整支大支裝念時心又嚷著要再買,無不嘩然。其實我很喜歡食念時心的,放案頭就會當它零食一般的食。啊,順帶警告大家,沒糖的枇杷膏很難食,我買了一支放在家,現在讓我很頭痛。


 (閱讀全文)

Cherrie | 16th Aug 2007 | 自言自語 | (1237 Reads)
聽很多網主被人抄走文章的事,最近一次在Chris那邊得知的事件更誇張,把人家的文章抄至自己的網誌內,參賽得獎真敢讓文章以自己的名義出書,還敢歡天喜地去發佈會,被人發現了居然比受害者還惡,簡直是難以置信。

真正喜歡文字的人,絕不會剽竊別人的文字,未必是你品格過人,是你不屑這樣做。你不必是一個專業作家,你只需是一個稍為有點骨氣的人,挺起腰板說,他寫得出來的,我也寫得出來,憑什麼要我偷?如果今天確實寫不出來,把那書放在案頭,用你的筆桿管指著它,總有天我會比你寫得更好。正如武士間的比試,贏輸雙方識英雄重英雄,比試可以輸得光采,但不可以扮哈巴狗。把文章偷過來,就是卑微地俯首稱臣了,有天你見到原作者,你敢直視他說我挑你機嗎?他會回你:你還算什麼。


 (閱讀全文)

Cherrie | 15th Aug 2007 | 冷笑人間 | (1249 Reads)
昨晚去的聚會出現了不少占星大師,於是我又八八卦卦的去看一下自己的星盤,大師說:「你可能很nice,但人家會覺得你個底其實眼角很高,嚇走人。」他不是第一個這樣說呢,可是,怎麼可能,真這樣嗎?嗚嗚。回心又一想,咦?!那我不是成了港女?哈哈,於是乘大師不覺偷偷地笑。 可是大師占很好啦,下次要約他再詳細看一次啦。(擦一下鞋,因為我知道他會來啊!心機超重的~)

講開又講,港女這件事,真很挺無聊的。但我很喜歡拿無聊事做笑話。最大的殘暴就是把人家認真的事來當笑話,全世界得他一個人認真,是我朋輩對「X」的定義。當一個義正辭嚴地講無腦的話時,你們笑到翻艇,就是在說:「你是x人。」與我對立的意見跟x話不一樣,x話無腦無道理無邏輯可言,欲辯無言,但以之作笑話,則是好題材,物盡其用是也。

下次大家見明x社講x話,大可不必認真,想個精警的笑話,笑完就算。跟x人認真,太抬舉了他。
 (閱讀全文)

Cherrie | 13th Aug 2007 | 憤世嘮叨 | (1253 Reads)
由於有免費票的關係,周六去了看男兒本色,一齣本來我鐵了心不會看的戲,臨去前還問朋友:「真的要去嗎?要花兩小時耶!」結果,故事還可以啦,不會太悶就對了。

可是一邊看一邊覺得心驚肉跳,這哪裡是拍戲,簡直是「賣命」。大部份的危險動作都由謝先生擔綱,是真的很危險耶,片尾還有現場花絮,看得我也呆了。一邊看一邊憶起在雜誌或報章娛樂版中,沒心機的瞄過很多謝生的訪問,依稀中好似記得他說過,拍這戲保險公司都不敢保,而他已經什麼地方都傷過了,什麼骨又移過幾次位了,有次差一點就要摔到殘廢,每天回來老婆總是心疼著要檢查又傷了什麼地方。現在想起,才真是覺得「字字看來皆是血」呢。


 (閱讀全文)

Cherrie | 9th Aug 2007 | 玩味生活 | (2294 Reads)
一個人聽著耳機輕輕鬆鬆在街上走,腳步隨著節拍又快又帶勁。忽地一聲巨響,穿露趾鞋的我一把踢向街上的大木板上,路人紛紛望向四周,追踪巨響的來源,我劇痛,在心中尖叫:「你老板丫!邊個擺塊木板係條街度咁X陰質呀!」臉上神情很勉強地裝沒事繼續走。總不成立即蹲在地方抱著腳哭呀,如果停下來看著腳表現得很痛也很糗呀,不能讓人發現,若無其事一直走,路人找不到巨響的來源便又作罷。

再往前走了五六米才低頭看一下,不看猶可,一看快把我嚇暈,嘩!滿腳滿鞋都是血!

我嘴裡很堅定的吐出一句:「你老板丫!」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