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7th Sep 2007 | 一般 | (1523 Reads)
原來看子夜場是很睏的,即使看的是《色戒》也不能倖免,除了旁邊單丁位的胖男子進進出出東歪西靠弄得我精神點以外,一直都有點魂遊。一直看,一直覺得有種距離感,很有點張愛玲冷眼的態度,是故意拍成這樣嗎?還是純然因為我睏?一般進影院我都會很投入的呀。

除了寥寥幾場有真感情的戲,其餘的都是冷眼在看冷眼,以為自己很看得透的人,用看得透人的眼神,去看另一個以為自己很看得透的人。以為自己在設局的人,在另一個局中綜觀全局;當另一個局的底牌開了,說自己幼稚的人,又會開始設另一場自以為無所不包的局,一個人很容易看透自己過去的幼稚,卻永無法看透自身的幼稚。


 (閱讀全文)

Cherrie | 27th Sep 2007 | 玩味生活 | (1215 Reads)
感謝各路好友的生日祝賀,我在BlogMSNFacebookSMS都收到很多有心人的祝福,在此一併謝了,每一個去覆「謝謝你」好似有點濫發的感覺,我怕老土嘛。想要說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反覆去看大家的祝福,自己都笑自己,怎麼還像個小女孩一樣貪人家的哄疼。

記在心啦。

 (閱讀全文)

Cherrie | 21st Sep 2007 | 自言自語, 回味文章 | (1990 Reads)
我記得

從一條街走到另一條街,在好多牌子底下穿越,紅紅綠綠花枝招展,都在裝快樂,疲憊地裝,沒有教我能看上一眼。其實我沒在走,我在晃。原來愈認真愈投入去想事情,腦海裡面愈沒有一點事,空的。其實我很笨,多一點複雜一點的事情攻進來,就開始成了混沌一片,理不出頭緒。放任事情自行發展的後果,往往是傷人自傷的。


 (閱讀全文)

Cherrie | 19th Sep 2007 | 女人之苦 | (3024 Reads)
近月來鬧得火紅紅的主播遭到電話性騷擾的事件,我又想參腳說一下我與朋友的親身經歷。電話性騷擾我在學校和家裡都有試過。

家裡那次,我記得那是早上我正趕著出門,家裡電話響起,我忙著去接,喂一聲後電話另一端那男人隨即問我要不要跟他進行性行為,注意那個名詞和動詞都是粗口來的。我真是很火大,大家知道我平日賴床賴多晚,而我出門是多趕,我故意跑回頭卻接個這樣的電話,還會連累我遲到,於是我又罵了一輪粗口,然後叫他回去找最愛他的媽媽幫他解決問題,之後就再沒有來電。

學校那次呢,因為學校宿舍的電話開頭的四個字有兩組一樣的號碼,所以只要知道那兩組號碼,胡亂去試後面四個數字,收到女生回應的就知道是女生宿舍,變態佬記下就是了,你又知道,有些人看片子太多,好喜歡大學女生宿舍的住客。於是有些房間被記下了碼號,就會年復年地經常收到電話性騷擾。


 (閱讀全文)

Cherrie | 18th Sep 2007 | 玩味生活 | (1115 Reads)
今天是Carson & Friends的九月份生日聚,本來是很高興的事,可是我放空的時間佔最多,木口木面反應又慢,不然就一直在吃東西,沒法,我太睏,只要一睏我就什麼都做不到。雖然來到前已經一直在狂灌AvrilGirlfriend,還是不行,好在有粉雷雷給我看無上裝的大隻教練片段,才醒一點。Cyn問我幹麼很靜,平時都這樣嗎?Lamji立即衝出來說:「你可別惹起她!!」吼!難得眼睏可以裝文靜!!

然後Middle又問我是不是病了,嚇得我立即從鏡頭裡跳出來。什麼嘛!我真的殘成那樣嗎?哈哈,白骨想拍我時我還一直在閃,她很沮喪我才發現她是想幫我們拍,我還以為自己在阻住她。


啊,有一樣事很跩的要說一下,屈大師贈兩句時他說啊,我又有創意線又有智慧線啊~有關腦筋的都有了~(會不會有人因而自此再不信生命數字?我在倒米嗎?)不過我沒有感情線!吼!


 (閱讀全文)

Cherrie | 14th Sep 2007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3572 Reads)
昨晚跟朋友走到地鐡站商場,在想要吃什麼時走到欄杆處望一下,大堂搭出了許多攤位,大概是中秋節要賣月餅吧。突然心中記憶一閃,二話不說扯起朋友的手衝下扶手電梯,然後在那些攤位中穿插,「哪兒呀哪兒呀今年有沒有呀?」,好像小朋友一樣緊張。「有了有了。陳意齋!!」那裡有好多人,然後我站在旁邊一邊張望在輕聲唸:「燕窩燕窩」誰知裡面的阿姨已經聽到,問我要多少盒。

說的就是燕窩糕,它不能放雪櫃,只能存四天,於是我只買了兩盒,可是當晚在吃完晚飯撐著的情況下依然幹掉了一整盒,今天又當早餐吃了兩條,看來今晚回家時又要去進貢。我是好喜歡吃燕窩糕的,香港好像只有這一家有燕窩糕賣,可惜買的地點不方便,一年裡只是它過來擺檔我才有機會吃到,所以希望它年年都來。


 (閱讀全文)

Cherrie | 12th Sep 2007 | 玩味生活 | (1428 Reads)
其實是因公事,隨手翻一下一本手錶雜誌,卻出乎意料地在裡面待了半個小時,因為一開始就有好看的專欄,挑起了我的好感後,於是我一直翻一直翻,走馬看花也堅持看到最後。

其實我對那些主要內容並沒有多大興趣,也沒能看得明白,太精專了。

於我來說,那是匪夷所思到有點變態的內容。執筆的人屏息呼吸用極度讚嘆的語氣,講述著那些手錶有多出眾,還附以圖解的,我看了一個,執筆人說最令人驚嘆的是方盒裡罕有地有雙游絲,透過兩條游絲一呼一吸相互補足,抵銷了地心吸力對游絲的影響,使手錶更加之準確。而兩條游絲要做到這個呼吸相應的效果,必須造到絕對準確地一模一樣,手工考究。他講的時候是有多感動你知道嘛。

地心吸力對游絲的影響...那到底是有多大影響?一個月能不能差出幾秒?我帶的手錶都是普通貨色,也沒覺有什麼差呀,如果說一年才差一兩分鐘,每逢新年時手動調一調扭它個六十分之一二的角度,又到底要多大力氣?為了避免這個每年六十分之一二的角度所使出的力氣,居然要我花幾皮野,痴根啊!

如果我男友捧著這個手錶跟我解說它為什麼那麼貴,就是因為那個什麼雙游絲什麼抵銷地心吸力,我怕我忍不住舉起手袋就打到他在仆倒在大街上。


 (閱讀全文)

Cherrie | 6th Sep 2007 | 玩味生活 | (1427 Reads)
昨天Hang寄出電郵,附上一個音訊檔,說《五天精華遊》介紹我們的書《味覺回憶》了,當中還有提到我。於是我趁著加班時吃飯盒的空檔,聽了那整整二十分鐘的介紹,突然聽到余迪偉先生一句:「啊,呢個BloggerCherrie,我讀呢幾句出黎下...」然後聽到自己寫的,大約是寫蝦餃的湯汁,他因而想起一些事。

那幾句不見得就是我最喜歡的,或者我覺得最好的,但他讀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心頭泛開一陣異樣的感動,連自己都覺得肉麻,心想:「乜得你個人咁虛榮。」當然也只在我這種寂寂無聞的人,才對於有人唸你寫的字會有感動,其他有名有姓的人寫的字都被人朗誦得厭煩了。


 (閱讀全文)

Cherrie | 4th Sep 2007 | 自言自語 | (1020 Reads)
當你能明白某人是天使以後,似乎真的比較能夠接受他的離去。他在你人生中淡出,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在模糊中摸索出來的照片都發黃了,比較像是我自己畫的水彩畫,一圈一圈地糊掉。

沒有人必須要在你人生中逗留,該走的時候,全都走了,鬼魂一樣,抓也抓不住,喚也喚不回。問題只在,你學到了嗎?他白白來了又走,還是他帶給你的作業本,你都已經填得滿滿的。

好多年後,我都走遠了。隨波逐流的人,反倒是會前進的,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勇氣去讓自己與別不同起來,當然也包括我沒什麼勇氣去站起來優秀。我叫做是軟弱而具韌力的人吧。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