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7th Nov 2007 | 玩味生活 | (1424 Reads)
今天是頂級的睏,因為昨晚排舞排晚了,飛的回去亦過了淩晨十二點半,盛惠百五蚊。事實上,我從乘車出去已經睏到在地鐵上睡著了,能夠撑到淩晨已經算是神蹟,特別是對於我這種人來說。但昨晚第一次排舞,才叫真正知道了做排舞師的樂趣,如果誰說喜歡玩三國誌之類的電動遊戲,排舞就是玩真人版的三國誌了。


 (閱讀全文)

Cherrie | 23rd Nov 2007 | 自言自語 | (3328 Reads)
近日迷上蕭敬騰,一個只上了星光大道三次就爆紅的台灣男歌手,很多人包括康永都說聽他的歌聲會莫名其妙的雞皮疙瘩,我說真是會,那就像是你看到了神蹟或是鬼,隱隱覺得眼前的並不是人類的感覺。因為紅得太快,他還沒有個人專輯,二十歲就當了駐場歌手兩年的他,現在上節目都是唱別人的歌,卻唱得比原唱還好,而我也只能夠把這些充滿雜音的節目現場錄音放進ipod,太喜歡他了,聽這也甘心。


 (閱讀全文)

Cherrie | 15th Nov 2007 | 玩味生活 | (1371 Reads)
天氣乾燥,導致皮膚乾燥,繼而發現,自己整個人也很「乾燥」,又Dry又燥。空虛的感覺有如痰上頸,你一直用力嘆氣,望著把心裡那股悶氣咳出來,它卻還在那裡不上不下,像緊咬著喉頭的一只水蛭,以吸吮你的生命力來活命。久不久總有這種感覺,失重的,無所事事的,無聊得惹人生氣。我不是失業,在公司也不是無事忙,只是在每天早睡早起做做做之餘,好似很無謂,連Blog也不甚提得起勁寫,出文也疏落了很多。

 (閱讀全文)

Cherrie | 13th Nov 2007 | 情愛遊戲 | (2544 Reads)
Picture

昨天的
通天幹探電視劇中,鄭嘉穎對黎姿表白自己的同志身份,問道:「你係咪好難接受到我?我都明既。」黎姿支吾以對。其後鄭嘉穎一個人打網球,驚見黎姿應約,興奮又感動地說:「下?!我以為你唔會黎架!你接受到呀?」看到這裡心裡真有點無奈,到底編劇是太脫節還是太保守?什麼年代?會有人因為朋友是同性戀而絕交?

說實在我對性取向抱持的態度相當開放,要說在街看到同性戀者做出親暱的行為會覺得嘔心的話,我對外貎又醜又笨的異性戀者在街上互相攀爬再扮豬牛羊雞鴨鵝小雲小吉的聲線來情話綿綿更加感到倒胃口。見到同性戀者時會覺得生氣的時候,應該是發現兩個超帥超溫柔的男生居然是一對,看見他們對望一下輕輕甜笑,握起拳頭跟朋友把心口舂至皮開肉爛,一去去了兩個優質貨,雙雙攜手笑意盈盈地踱過阡陌離開這個Market,我跟朋友像看著他們夕陽下的剪影,揮動手帕拼命叫:「番來啊!番來啊!」卻見背影愈來愈小漸漸看不見了。

 (閱讀全文)

Cherrie | 9th Nov 2007 | 情愛遊戲 | (1787 Reads)
《半支煙》裡面曾志偉千里回港追尋舒淇下落,奔波於死死生生之間,只為,再與她跳一支舞。我記得他有這樣一句嘶啞地號叫著的對白:「我以為我得唔到既,我可以一世都記住佢。但點知,個天有一日同你講,我記都唔比你記呀!吹咩?!」緣盡的時候,原來可以盡到這個地步,人去了,你忘了,連相片也褪掉了。緣盡的時候,你不放,老天自有祂的方法扳開你的手指。

 (閱讀全文)

Cherrie | 8th Nov 2007 | 玩味生活 | (1704 Reads)
那天在街上如常和朋友閒步至澳洲牛奶公司準備大啖厚料蛋治之時,我忽然跳起來叫,朋友一嚇,順我跳動中的手指一看,勞一下嘴,被打敗了。為何我會大叫?因為我見到以下這個,還忍不住要我朋友幫我拍個照,縱然當日其實病了狀態非常不濟。


Picture
 (閱讀全文)

Cherrie | 5th Nov 2007 | 感嘆, 回味文章 | (2620 Reads)
中國傳統相信,人間與鬼界有別,把兩界分隔開來的,是源從地府的奈河,才幾尺的污血潺潺而流,上面一座奈河橋,凶險非常,作惡的人摔一交就掉到河裡不得超生。善人好好歹歹過了橋,又有鬼門關,陰森深嚴,跨過鬼門關的門檻,就是進了鬼域的儀式,宣誓了,綠紙批出了,要回頭也不易。

日本一男一女兩個天神,女的不知怎地被抓進了地府,男的搶去救她時,她卻已吃了地府的食物,成了地府的人,身體腐朽生蟲,嚇得那痴心男忘了恩負了義往後拼命跑。可見,不管在什麼國度,那個鬼國的證件,拿了,就休想退藉。

人的眼界與想像力就只源自自己的生活,想像牛頭馬面穿起制服,在四面圍了玻璃的開頂四方櫃檯裡,斜睥了人一眼,收了他的人間證,縮起肩膀用力剪掉,在鬼界證上打個印章,發給他,他悻悻地納起走了,牛頭馬面回頭瞄瞄他那後腦勺,暗暗露齒一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