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18th Dec 2007 | 一般 | (1876 Reads)
我討厭跟老在說錯話的人說話,因為徒惹自己生氣而毫無補益。你裝生氣想他回收說話,誰料愈兜愈錯,如同無賴的士司機,兜路兜到天南地北上天下海,就是不到目的地,還做出一副受氣受得不明不白的可憐相,傷神費氣出皺紋。

 (閱讀全文)

Cherrie | 13th Dec 2007 | 雜碎 | (1392 Reads)
我討厭被那些說我不轉發就會一世惡運的post威脅,我就一直不轉發,是怎樣?最開始寫出這個post的人的心好毒,如果說世上真有天理循環,首先遭惡運的應該就是寫這個post的人吧!新近有些心機更重的人寫的post是加上說,如果你不發回給我,那你就是不當我是朋友了,通常轉發者都不會修改,於是這個post的原作者就成功利用了其他人的友誼來為他廣發郵件,好卑鄙。這些post的主要內容也不是什麼對原發者有利益的事,那些人純粹為了讓自己寫的東西通行世界,滿足一下做作家或智者的有心無力的虛榮,就用這種低三下四的手段,是我所不齒的,就是讓你寫的被廣為傳閱,又算哪門子的本事,會為這種事沾沾自喜的人,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志氣;跟某些不斷Ctrl F5自己的網誌來自製排名的網主氣質相近,都是俗氣,不過前者心地更壞。


 (閱讀全文)

Cherrie | 6th Dec 2007 | 冷笑人間 | (2509 Reads)
昨天有人在朗豪坊跳樓身亡,各大報章均有報道,與同事一起看了幾份報章的報道,笑翻了肚,於是合力把全港報章的報道都找出來看一遍。

雖然在人來人往的商場跳樓是很不負責任,但人已過世,個人認為輕輕一句警醒大家就好了,也不必把新聞做得太過好笑吧。

但好笑還是要笑,嚴選不同風格的報道,節錄如下,亂評一通,搏君一笑。


 (閱讀全文)

Cherrie | 1st Dec 2007 | 憤世嘮叨 | (1670 Reads)
大型商場的台灣餐廳門外,零落幾個人不耐煩的邊翻著餐牌邊等著,當中也包括我跟朋友。正當我心情煩悶至極點時,忽地聽見前面一對男女的喁喁細語,讓我己在谷底的心情再往下多掘幾米。

先來形容這兩位人士的外貌,三十來四十歲,斯斯文文的該是白領吧。男的少說也有一百六十磅,蓄著九十年代的郭天王頭,黑髮白髮縱橫交錯,約為五五之比,每根髮絲上皆糊了一層油,如吊掛在雜貨店前的牛皮膠紙,不過人家是黏蒼蠅的,它沒那麼厲害,只是黏塵,若伸手一搓,土黃色的頭油混了厚厚的塵灰,質感俱備的油垢應該可以填滿你的指甲。商場內是有空調的,約莫廿三度左右,他有本事不脫那厚厚的黑絨西裝褸而面不改容,只是一直在滲油。也罷了,但黑絨西裝褸的後領位置,卻滿是他的頭皮屑,有大的,有小的,小的如塵埃,大的可能有約六個毛孔的洞洞在那一片頭皮屑中。女的嘛,瘦小乾癟,沒髮型,穿棉質長直裙,金絲眼鏡,有點陰沉嚴肅的,整個人倒很像小學時代的中文老師。

然後他們發出的聲音是什麼呢?就是那男的一邊指著旁邊的一間麥當當,一邊扯高音裝娃娃聲頗為響亮的說(注意,說話時發每一個音都要用舌尖緊貼著下排牙齒,一直說下去,說完整句):「豬豬呀~(!我由不耐煩突然震驚!!緊記舌尖的位置再讀下去)不如我地去食麥當當啦~你睇~幾滋味呀豬豬~~~好無即豬豬?~~~」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