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31st Mar 2008 | 玩味生活 | (1618 Reads)

我以前不喜歡吃烏冬,因為我覺得裡面藏不了湯。吃麵的時候我都會小心翼翼地把溫溫軟軟的麵條卷在湯匙裡,放在碗裡輕壓一下,湯從匙子的邊緣滑入去,不要太滿,到一半就好,送進嘴之前用筷子把匙子中的麵反一下,讓湯滲進每一條麵條的縫裡,每一根麵都是濕潤綿滑的,才吃下去。烏冬特粗特厚又難卷,我覺得拿來放湯根本不知可以怎樣吃,拿來炒沾的醬料又不多,一口咬下去大半是白糊糊的麵粉,興味索然,所以以前我是完全不吃烏冬的。

 (閱讀全文)

Cherrie | 28th Mar 2008 | 雜碎 | (1492 Reads)

昨天去看電影節開幕電影,朋友擔正當男主角,自然得捧場。我是首次看到自己熟識的朋友出現在大螢幕上,感覺很過癮,當你見到你朋友個頭放大了五百倍,佔據整個大螢幕,在懵剩剩刷牙,原來真的很好笑。他會在開映前致辭,你看見他一直在不安的換重心,又開始口震震,完場時他跟你說:「我頭先真係好驚呀!」然後坐在地上。遠遠望見他在跟一眾導演們和電影工作人員握手和應酬,然後急急忙忙走上來要與我們去吃飯,當一大班人簇擁著他走下樓梯(還真有點明星氣派),有少女輕呼:「男主角呀!」然後一個接一個問:「可唔可以同我影張相呀?」「幫我係場刊簽個名得嘛?」又有人不好意思來問,站得遠遠地舉起相機拍,你會想大叫:「都來啦!這小子無所謂的,你讚句靚仔佢乜都肯制!」。

 (閱讀全文)

Cherrie | 25th Mar 2008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1499 Reads)

復活節假期看了兩齣電影,看來我開始重拾看電影的勇氣了。從電影院出來總是茫茫然的,讀完一本書的感覺卻是悠長深遠的,電影是一幅給開眼人看的風景,文字是拖著蒙眼人的手摸的樹。我是很易落淚的人,電影裡特意設計觀眾的地方,自然都哭了,而在好些沒有特別要人哭的地方,我也激動莫名,鄰座的朋友一定聽到我的深呼吸,但他很自在,在電影放映時沒有追問,只是完場時好輕鬆地問:「好睇嘛?喊得好勁喎你。」我喜歡這樣,他永遠接受也明白我的情緒。我眨眨眼睛抿嘴一笑,又大力吸一下鼻子,電影院的燈開了,他也沒有為我紅紅的眼眶和糊掉的眼妝嚇倒,我不需要解釋也不需要安慰他,他只是默默的溫柔的收拾好再領我出去,最好的伙伴實在無可取替。 

 (閱讀全文)

Cherrie | 18th Mar 2008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1878 Reads)

昨天上班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原來從未獨個兒進戲院看電影,心裡就生了一個念頭,要去試試看。我家附近的商場剛好有戲院,就決定晚上回家洗過頭以後走過去,也不選是什麼戲(不是鬼片就好),就看最快開場的那套。

 (閱讀全文)

Cherrie | 9th Mar 2008 | 感嘆 | (1331 Reads)

羊狼二世過去了。雖然我有放她的網誌在我的列表中,近來卻很少去看她,好像有一陣子她寫的東西沒有很能搭上嘴,我又愈來愈多事忙,後來就漸漸怠惰了。說真的,我有難過,為什麼沒能多多去看她呢,我想我們本來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只能說,萬事,都抬不過一個緣字。緣起緣滅,都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擦身而過的好多人好多事,多得自己也並不察覺,卻漸漸為我們擦出一身傷痕。偶爾一次擦深了擦痛了,低頭看看,才發現今非昔比了,當天清清白白的身軀什麼時候已經被刮花得像路邊的牆,方驚訝,自己到底錯過了多少人多少事。這種遺憾壓積下來,身體變得愈來愈沉重,那種感覺叫做蒼老。 

 (閱讀全文)

Cherrie | 1st Mar 2008 | 自言自語 | (1527 Reads)

剛在辦公室用酒精沾了藥棉細細的把鍵盤抺了一遍,連鍵與鍵之間的縫也細細的用萬字夾捲著剪成幼條的藥棉擦了。鍵盤的面雖然手指天天在揩擦它,但原來總有些塵污在上面吃得死死的,一拖過去,藥棉就染成灰曚曚的,看了讓人吃驚;至於鍵縫,就更加可怕,連肉眼都看得到有塵顆了,才擦不了幾下就得再剪新的藥棉來替換。鍵盤底算是最可怕的了,瞇起眼看到裡面密密的雜物塵埃,差個蜘蛛網就是古裝戲時看到的古廟架勢,不管怎樣掏怎樣把它朝下亂拍都清不了多少,最後狠下心腸從鍵縫之間灌下好多酒精,浸著,好歹消毒一下;你不肯活著走,我就讓你死了留,多暴烈。

 結果...我把那個鍵盤弄壞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