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9th Apr 2008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3023 Reads)

淩晨,我從櫃子裡取出放得太久已經完全沒味的煙,點燃,然後呆呆伏在窗邊。我平常不吸煙,沒有煙癮,除了偶爾跟吸煙的朋友在一起時;而且我不能空肚吸煙,因為會頭暈。可是當我覺得很鬱悶或是思緒混亂的時候,我就點一根煙,然後伏在窗邊,象徵式地啜幾口,看著飄散的煙征征出神。天上沒有星,可是晚風又涼又溫柔。 

 (閱讀全文)

Cherrie | 24th Apr 2008 | 女人之苦 | (2675 Reads)

Picture

男生跳舞有一絕招,只要一出,一定博得瘋狂尖叫,那就是──扯衫。拉著衫擺向上扯,露出整個腹肌,如配合超低腰褲,殺傷力更猛。我也不知何故,每次只要他們這樣做,就會覺得腦袋沒血,昏眩眩的,理智回復的時候發現自己在尖叫。跳Breaking的男生,都穿極寬身的上衣,突然一手撐地整個倒轉了,上衣自然褪下,加上正在用力,腹肌盡現。這時候我總覺得好慌亂,幾秒間的Freeze,我到底是看動作好呢,還是看腹肌好呢?往往在我還沒有拿定主意的時候,動作就做完了,等他站直了我方迷迷糊糊地抬眼看他的臉,才見他在一眨眼間把眼珠轉過來,盯著我歪嘴一笑,完全被識破的我,終於明白男人被電擊時,那種所謂腳軟的感覺。 

 

 (閱讀全文)

Cherrie | 21st Apr 2008 | Please NINE UP Here | (1617 Reads)

昨天打牌,出銃八番六十四,我出了一鋪八番,最後一共輸了一百三十幾,未算慘,另一個女生輸三百幾。雖然輸錢,但我覺得在老千堆中輸不夠二百蚊就是嬴了,何況還有人打賞的士錢,夠哂葡京。 

為何我這個平日不怎麼打牌的人會打牌呢?咪就係因為個風球囉。星期六本來是充滿生氣的一天,有舞跳有飯食有街行,就係因為風球露媚抵港。我望出窗外,白濛濛一片全是雨,幾乎認不出任何景物,一大片雨隨著風勢大力撲窗。在這種情況下,正所謂係屋企開一下窗都半身濕透啦,出去又要入冷氣地方仲話要做運動,我咁既身子實感冒啦。沒法子之下,整個星期六怒瞓,加入食飯時間,一天大概有四小時不在床上。好久沒有試過瞓到頭痛同頭暈,「啊!唔得...頭好痛...好暈...要恰一恰得...」又怒瞓。訓得咁辛苦,對於我呢個咁爛瞓既人黎講,係好折墮既。 

第二天醒來,在被中找到一顆草菇,深感事態嚴重,此時友人致電相約雀局,幾經游說,終允赴約鴻門會。   

 (閱讀全文)

Cherrie | 16th Apr 2008 | 感嘆 | (1592 Reads)

看其他人的網上日誌,發現自己已經成了一個過來人,好多事經歷過,也經歷完了,是否開始有點老氣了?

想來,我也曾經朋友大過天,喜歡一大班人熱鬧大嗌,高呼I love you all my frds!」,朋友間的小嫌隙會讓我難過好多天;想來,我也曾經戀愛大過天,死心眼地愛一個人,或者無時無刻只想在戀愛裡頭,把生活中所有其他元素統統掃走;想來,我也曾經前途大過天,負著一身甲胄,在馬背上挺著長槍一路廝殺過來,勒馬回頭見沙塵捲動。

 (閱讀全文)

Cherrie | 7th Apr 2008 | 女人之苦 | (2046 Reads)

早幾天只有一人在家,躲在媽媽的房間看電視。突然聽到有奇怪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地上玩波子一樣,咔啪咔啪。開始的時候我還不太理它,後來好像愈來愈密,也愈來愈響,我才安下心來細細尋那聲音的來源,在上面,我抬頭,想著是否住在樓上的人發出的聲音時,眼睛聚焦在那一盞磨砂玻璃罩房燈上面,聲音愈加密集,每一聲也愈加響亮,氣氛很古怪,我曉得有問題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