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0th May 2008 | 憤世嘮叨 | (3102 Reads)

今天乘地鐵,聽著ipod,車廂沒什麼人。有個麻甩伯父,五十歲吧肥肥地,坐在我對面,瞄了我好多次,因為我是很警醒的人,每有人看我我就會發現然後望過去,他又縮開。咁算啦,我繼續聽歌。突然他拿部SE手機出來,然後把鏡頭對著我,我立即把頭扭盡去望窗那邊。如果你係咁岩個角度,你一陣就換角度啦,佢堅持左兩個站!!我這個坐姿已經好辛苦,佢兩個站都係咁對正我,好燥。一個箭步竄去對面旁邊的玻璃,給我看到他的手機的確在影相Mode!你係地鐵好多朋友架?你係度影相mode?你仲用部手機對正我兩個站咁耐?

 (閱讀全文)

Cherrie | 14th May 2008 | | (1565 Reads)

上星期沒帶飯,拿著外賣紙翻來覆去,結果點了個咖哩班塊飯。甫打開,不得了!好似富貴逼人來肥肥打開存摺簿一樣,我的臉應該都是金光燦燦,因為,那個飯,是螢光黃色的。面對螢光飯,我有兩個選擇,掉了它再買,或者食。當然,怕煩的我還是死死地氣而且小心翼翼地食了。我討厭用即棄餐具,感覺好慘,我都放雙筷子在公司用,因此吃完唯一要洗的就是筷子了。我拿著沾了洗潔精的百潔布省啊省啊,卻發現那象牙白的筷子染了那螢光黃,如病入膏肓,蝕骨咬髓,再也洗不掉了。此時,我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感覺著那酒肉穿腸過,然後我的腸子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到佛祖來坐的時候給祂打個迷幻spotlight,一如昂坪影院的佛光初現,然後佛祖露出一個「你真的以為我會不知道啊?!」的鄙夷神情,恰如發現男友嘴角有陰毛的女人一樣。  

 

 (閱讀全文)

Cherrie | 7th May 2008 | 玩味生活 | (1373 Reads)

離家不遠有一空地,每逢有神明壽誕皆會舉辦神功戲。近日乃天后娘娘壽辰,又見竹竿鐵皮搭成一個戲棚,回家道上能聞生旦如泣似訴的綿綿情話。回到家中換了便服洗把臉便下去走走。戲棚在一邊,正正對著的是臨時搭建的天后殿,裡面端坐著天后娘娘神像,小巧的纖細的,膚色深啡如泥土,的確就如水上人家的姑娘,位列仙班依然保存著故鄉留給她的痕跡,飲水思源呀。不管是發達以後攀龍附鳯粉飾身世,還是被奉承阿謏的人捧為神仙,都是令人噁心的事。我想起慈禧太后有幾禎照片,打扮成南海觀世音菩薩,一臉肅穆持念珠柳枝,身邊的后妃佳麗太監宮女陪著粉墨登場,扮什麼童子童女,認真得可謂噁心至極,當下的人不敢說,這芳流了百世,就成了貽笑大方的鬧劇。傳統鄉間的質樸風俗,敬重而不阿謏,未被心生的暗鬼變型打磨的手,寫不出頌德歌功的駢文,但在月下織得出一隻草蜢,遞給蹦蹦跳跳的孩子,傳承簡單的小幸福。  

 

 (閱讀全文)

Cherrie | 3rd May 2008 | 社會狀況 | (1135 Reads)

友人林輝喜歡的一句話,來自伏爾泰:「雖然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至死也捍衛你說出那個觀點的權利。」(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蔡子強在中大學生報事件時寫的愛在漫天風雨時也引用過(這可是我很愛很愛的一篇)。 

 (閱讀全文)

Cherrie | 2nd May 2008 | 憤世嘮叨 | (1221 Reads)

昏暗的客廳放著嬰兒牀,嬰兒躺在上面空蹬著腳,腳丫子胖胖的,那腳指頭不無節奏地一挺一挺,橢圓的紅紅的,如同浸軟了的腰豆,甜膩膩滑溜溜。媽媽把寶寶抱進廚房,讓他面朝外看著外婆用孖人牌的鋒利剪刀剪雞翼。用剪刀也可以嗎?」「是啊!這剪刀什麼都能剪。」寶寶的腳丫子在離鉆板上方不過寸,一直搖,那腳指頭不無節奏地一挺一挺,外婆有心讓女兒見識剪刀的鋒利,把剪刀擘開的老大,對準雞翼的中央,咬緊牙關虎口使力,卡擦,骨切肉斷,清脆俐落,雞翼的另一頭脫落,掉在鉆板上,咚,小小的深沉實在的聲音,還反彈了一下,正滲出血水,那上方的寶寶的腳指頭,橢圓的紅紅的,如同浸軟了的腰豆,甜膩膩滑溜溜。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