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11th Feb 2009 | 玩味生活 | (1128 Reads)

近日病得嚴重,因此blogupdate得慢了,歸根究柢,這病是被氣出來的,氣出病來還是首先,此衰人真箇衰得匪夷所思,詳情容後細表。且說到發燒後重感冒,重感冒後喉嚨痛至要食止痛藥方能入睡,後來又是咳,現在走路或呼吸都覺得痛,明天要去照X光片。希望沒事喇,練了兩個月,要出show了,別現在才來出事。眼下且談談病中趣事二三則。

到底是誰教藥廠造咳藥水時落糖落味精的呢?害我每次取藥都膽戰心驚。黑色那一種最好,無論色香味都告訴你:「我是咳藥水。」Fine,光明正大有骨氣。咳藥水苦我不怕,我最怕咳藥水姣,懶繽紛又紅又橙又紫,嘉年華一樣,甜得來攻鼻,古古怪怪矯揉造作,姣豔過廟街阿婆。我很懷疑,咳藥水加了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味,真的有人覺得好飲了些嗎?今次是橙...一倒出來,化妝橙咁既色,橙味濃烈到半米都聞到,堆了滿臉不好意思的說:「hea hea…我係橙。」x!我知我梗知啦!我實信你啦係咪先你咁有誠意!次次都一邊飲一邊鬧粗口。更災難是紅莓味,害我現在都不吃任何紅莓口味的東西。很懷疑現在小孩子不吃水果都是無良藥廠害的,不吃水果,更易病,更加幫襯無良藥廠,哼哼。

 

 (閱讀全文)

Cherrie | 2nd Feb 2009 | 憤世嘮叨 | (1274 Reads)
我這個人是否有點太過理想?我總是以為宗教,只要不是邪教,總是以讓世界和樂共濟為目標,而非以控制別人為己任的。但愈來愈多的宗教人士向我證明,事實並非如此,他們行道,乃是要世界皆行我道,非行我道者,為邪為妖,人人得而誅之。這並非路邊一位信教人士甲乙丙丁,而是在教會位高權重的人物,他們的言行,是否,算是有一點代表性?能夠代表該宗教的行世宗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