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15th Jun 2009 | 社會狀況 | (1399 Reads)

正生書院擬遷址梅窩,遭梅窩居民大力反對,恐怕戒毒新生學校會對該區青少年產生不良影響。諮詢會上,扶老攜幼的舉牌喝倒采,當時除了正生書院的管理層和教師外,更有該校學生列席,親歷遭到社會排擠歧視,一度落淚。誰能不心痛?

我相信一切事皆有前因,吸毒亦然。我是幸運兒,感謝老天從未給我試煉,至今我連毒品的樣子都未見過,遑論遭人引誘吸食。有時我想,如果我身邊的確有壞人,天天在我旁吸毒,我會否把持得住呢?我不肯定。看門徒我看到渾身打顫,完場後恐懼得不能自己,緊抓住身邊的人頭埋起來要抓狂。我怕,因為我看到人的軟弱,也看到自己的軟弱。看殺兄你最多覺得噁心,未至於懼怕至此,因為你知,何種情況下你也不會如此做。但門徒,誰敢講?看人吸毒,我們只知誰吸,誰不吸,但由一個人不吸,到吸,他經歷了什麼?沒吸毒的人,自然會對吸毒深痛惡絕,但要知道,一切吸毒的人也曾經如此,如同你我。

 (閱讀全文)

Cherrie | 5th Jun 2009 | 國事天下事 | (576 Reads)

人從四方八面而來,蠕蠕前行,愈來愈密,直至密得再擠不前半寸為止,這個實心的圓,愈填愈大,是堵住傷口的草藥。擠不進足球場,連草地也擠不進,我在足球場旁的一個小平房──也許是電站還是機房之類的,與友人們爬了上去,約四米高的平滑牆壁挺危險難爬的,壯起膽子上去,早也擠滿了人,旁邊的幾座小平房也是。在高處,極目望去,看不到盡頭,盡是人,整個維園,能站能坐能攀的,稍能容立足的,都滿了,沒有一處空隙。

.

球場內的人有蠟燭,我看著一星一星的火點起,欲明欲滅之間燒傳開去,當全部人站起來,舉起蠟燭,燭光一點點浮在人的頭上,燭海一片,漣漪閃爍,壯觀而平靜,上帝在天上能看到嗎?

.

 (閱讀全文)

Cherrie | 3rd Jun 2009 | | (702 Reads)

我的朋友大抵分三種,一種是現實生活中認識我的,就是一起玩一起去哪裡哪裡吃什麼什麼的那種;一種是從文字上認識我的,就是廣大的偉大的博友們;再一種是主要從照片認識我的,是facebook等平台上交往的朋友。而當中,極少極少的部份同時深入地從三種途徑認識我。我發現,那三種人,對我的認知簡直是南轅北轍,非常有趣。有三個或更多我住在我身體裡面,沒有誰特別強勢,每一個都獨當一面,旗幟鮮明,有時他們結盟,有時他們擊倒對方。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