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8th Nov 2009 | , 回味文章 | (888 Reads)

近來我發現我進電影院的時候,常常把手提電話緊緊抓在手心,那個電話是我最後的無力的武器,對抗電影每陣狂亂的驚懼、悲哀與痛楚的攻擊,一旦我痛了,或頭很昏漲沉重的時候,我又緊緊握住電話,或者故意按亮它看時間,甚至上facebook看看朋友的新狀況,以至於立即update status作現場報道。我做這一切的時候非常不安,那電話是個小小的出口,讓我看到電影院外的世界,說服自己,不要太在意那個虛假的夢。可是那個出口太小,我鑽不出去,像囚徒巴巴的望著牢房裡的小天窗,看那一小縷天父悠閒吹來的白煙圈,背後頂著狂怒的黑暗與恐懼。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