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9th Dec 2009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1036 Reads)

天氣又冷又下雨,淒淒愴愴地,走在街上都用衞衣帽子套住頭頸,垂著頭一直衝,誰都不看一眼。在這種冷漠的天氣裡,會忽地讓你抬起頭的是什麼?於我,是一縷炒粟子的暖暖焦焦的氣息。炒粟子都在大冷天的時候悄然地在街角出現,無定時無定地,突然現身在某角落,十年如一日地,彷彿人家說在必列者士街看見日本士兵鬼魂步操一般,那人如同看你不見,垂下頭自顧自地用鏟子在炒那盤炒不完的粟子,混著那黑色的沙粒,勞工手套灰黑黑地,整個頭臉衣衫也灰黑黑地,像看見了大陸內陸深處煤礦的民工艱難的生活,但他是比較幸福的,因為他旁邊總有他的妻子在打點,兩人不言不語,但漢子笨拙地聳起一邊肩擦了擦頰旁的汗珠時,妻子眼還盯著在排列的蕃薯,卻空了一手來放了條小手帕在桌角,漢子拿起來把臉都抹了,才再去炒。因為出沒無定,因為夫妻檔,使炒粟子檔在嚴冬裡顯得格外浪漫。

 (閱讀全文)

Cherrie | 23rd Dec 2009 | 憤世嘮叨 | (627 Reads)

今日讀到《都市日報》中<都市博客>一欄潘小濤先生講到,內地看守所經常發生超自然現象,比如說雲南省,今年二月一位準新郎因為偷伐林木而被抓入看守所,不久死於其中,死因公布是...你猜猜看好不好?猜中我真的請你吃飯...

 

 (閱讀全文)

Cherrie | 17th Dec 2009 | 玩味生活 | (712 Reads)

muji 的快樂可以媲美留連大學圖書館,有種不停地有所發現的感動。好想念大學圖書館,想念在晚飯後閒步而往,去放古舊的書的荒涼地方,燈都有一盞沒一盞的亮著,屈在高高的書架之間,橫在地上一手翻書一手支著腮,有一本沒一本的掀著。

 (閱讀全文)

Cherrie | 11th Dec 2009 | 憤世嘮叨 | (937 Reads)

昨天晚了,跟同住於小島的朋友召車,遇上一個好古怪的的士司機。看見車牌對了,經過車頭走到後座時,已經呆一下,因為我看見前座的乘客位有東西在,因而想起朋友說,某午夜截車,甫上車司機神色落漠地回頭問:「你...介唔介意有個小朋友同你一齊坐車?」把我朋友三魂嚇走了七魄,以為遇鬼了。原來司機乃帶子洪郎,怕是一時間有什麼事,兒子沒有看照,唯有帶著開工。正心想是否有此奇遇時,已與友人擠上後座,發現佔據前座的,並非小兒,乃是一個巨大的黑色毛毛咕臣,正心想:「大男人的,用什麼黑色毛毛咕臣!」再發現,那個前座基本上是司機的私人空間,我似乎是闖進了科幻片中那種古怪又能力高超的宅男的秘密基地裡了,前座的車頂滿滿地吊著好多電話、免提耳機、充滿科幻意味的各式物事,絕對是司機先生的私人珍藏,長長短短地垂墮下來,而你是絕對無法細細數量的。那些物事在黑暗的車廂沉默晃動,我幾乎覺得自己是坐著科幻片的山寨太空船升空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