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23rd Jun 2011 | 社會狀況 | (614 Reads)

早些時候,我去了會議的一個展覽,在攤位正前方就是表演台。人不很多,當台上有節目的時候,我站著就能看清楚。當天來了幾個當時得令的「靚模」,宣傳某某產品,是我首次現場觀看靚模出席活動及表演,為存厚道,現姑隱其名。只見一大堆可人兒整齊排在台前,接受一眾記者及攝影愛好者的鎂光燈,然後主持請她們下台,再逐一上來談兩句,與及(我不知為何需要)表演才藝。每一個靚模說話的時候,都把聲音搾壓得不似人形,原來vienna式的發音法是廣為採用的,有的把聲音拉得超高,尾音再拖高一點再加鼻音,有的裝小孩,總之,假到你受不了。撇除聲音不講,內容更為可怖,有人說「現在最流行的歌就是,大家都知道啦,是《nobody》」,wow, old news is so exciting。然而這句說話只為帶出她要用《nobody》這首歌表演一段跳舞,好了,那段舞,她只是在,極為輕微地,扭吓扭吓,摸吓摸吓,偶爾才,行吓行吓。下面的人對這種才藝表演似乎很受落(不知是否專業人士),瘋狂大聲疾呼叫喊,聲勢浩大,台上靚模極為飄飄然,表情甚似自覺觀世音打救世人之狀,我簡直想上前去裝柱香。至於唱歌,算啦,很引出我「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的緊張感與惻隱之心,或可用作中學教材。

.

.

 (閱讀全文)

Cherrie | 20th Jun 2011 | 玩味生活 | (294 Reads)

昨天作了一個怪夢,夢中我看見兩個朋友一前一後跳樓,聽到巨響後,我不敢前去看,另一些朋友扶著欄杆往下望,說:「死定了!」跑下樓去,看見一個死了,一個在痛苦掙扎,我立刻報警,在狂號。到警察消防都到了,他們卻茫然到處張望,我突然明白,這一切都不曾發生,我看見這些幻像,因為我是個瘋子,地上只有兩件死物,不是死屍。心裡明白如此,我仍然指著它們說:「救他們,救他們,趕快!」因為朋友在我面前自殺的景像太震撼,我心智完全失常,也恐怕看見死物才是精神錯亂的幻覺,朋友受傷待救才是真相。

.

.

 (閱讀全文)

Cherrie | 16th Jun 2011 | 情愛遊戲 | (1108 Reads)

日本新聞網的消息謂,震後災區的離婚率急升,此期間的離婚理由多是丈夫在災難時不理妻兒獨個奪門而去,妻子因而心淡求離。不管是誰,戀愛或結婚時,男人都會說他會一生好好保護你,講的人聲淚俱下,聽的人淚眼迷濛,再似翻炒到爛的韓劇對白,臨到身上仍然不免心生感動,彷彿相信自己就是紅拂女,慧眼識了個英勃情長的李靖,可以回句「絲蘿非獨生,願託喬木」然後生死相許了。卻不知男人說會好好保護你此話,乃是「睇相佬呃你十年八年」等級的話,有時你需要花上一生甚至生命去驗證。辦離婚的都是幸運的女人,有多少死在頹垣敗瓦之中,臨終只反覆浮現那個窩囊丈夫腳底抹油的模樣,耳邊婚誓時的承諾言猶在耳,就這樣咬牙切齒地過去了。

.

.

 (閱讀全文)

Cherrie | 2nd Jun 2011 | 國事天下事 | (574 Reads)

在大陸,人們抽煙的時候似乎都愛叼在嘴角,他們站在路邊,或者坐在餐廳裡,一個人或一群人,但當他們深深地吸吐時,卻不約而同的抽離,朋友的說話不在聽,路邊的事不理,甚至於那個小攤那門小本生意都不管,半瞇起眼睛,專注在嘴角那管煙上,或者在徹底放空,總之不在當下時空。他們抽煙抽得比香港人深,幾乎索索發響,彷彿人生太累了,只想深呼吸一下深深地抽離。

 .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