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errie | 17th Feb 2012 | 憤世嘮叨 | (15196 Reads)

仗義每多屠狗輩,街邊一個麻甩老粗,出事自己揹,你撞到他老婆他打跛你。他有膊頭,他慣了,細細個揹起細佬妹,換尿布煮午飯;返學被欺侮自己出去打;在樓下公園妹妹被欺負去出頭的也是他;人家口腫臉腫還是自己頭破血流,那不重要,重要是他學會第一個走前面,把你納到身後。即使打輸,他知道要有腰骨,勉力撐起來牽妹妹回家,姿勢要好看。二世祖,工人簇擁中長大,放在手心怕扔了,含在嘴裡怕溶了,他幾時知道要承擔,他幾時學識硬淨?他有膊頭的,他只是不知那是用來做什麼的,連背囊他都未必揹過;他有腰骨的,不過有脊柱外彎,自小睡那張床太高太軟。 

.

你可以說他很富有,但你不可以說他是男人,但那個麻甩老粗是。嫁郎該嫁個二世祖,還是嫁個男人?官太作出了示範。二世祖都覺得自己身驕肉貴、任重道遠,世上除了他,任何人都可以死,世界不能承受折損了他。 

.

你仆街吧。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