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errie | 29th Dec 2009 | 玩味生活, 回味文章 | (1036 Reads)

天氣又冷又下雨,淒淒愴愴地,走在街上都用衞衣帽子套住頭頸,垂著頭一直衝,誰都不看一眼。在這種冷漠的天氣裡,會忽地讓你抬起頭的是什麼?於我,是一縷炒粟子的暖暖焦焦的氣息。炒粟子都在大冷天的時候悄然地在街角出現,無定時無定地,突然現身在某角落,十年如一日地,彷彿人家說在必列者士街看見日本士兵鬼魂步操一般,那人如同看你不見,垂下頭自顧自地用鏟子在炒那盤炒不完的粟子,混著那黑色的沙粒,勞工手套灰黑黑地,整個頭臉衣衫也灰黑黑地,像看見了大陸內陸深處煤礦的民工艱難的生活,但他是比較幸福的,因為他旁邊總有他的妻子在打點,兩人不言不語,但漢子笨拙地聳起一邊肩擦了擦頰旁的汗珠時,妻子眼還盯著在排列的蕃薯,卻空了一手來放了條小手帕在桌角,漢子拿起來把臉都抹了,才再去炒。因為出沒無定,因為夫妻檔,使炒粟子檔在嚴冬裡顯得格外浪漫。

我從沒見過那些炒粟子的漢子說話,總是他妻子在跟客人交涉,那妻子往往因為寒冬,又因為長時間在炒粟子旁的乾燥,頰上現出兩大片深紅,那些人說的「高原紅」,即使是沒有客人,也一直在手忙腳亂;漢子呢,有時唇邊含著半支煙,吃力地炒兩下,抿緊嘴唇一吸,呼出一團白霧,又再炒,什麼世事都不管,只漠然地看著眼前那片黑沉的沙粒,一臉的倔強。

粟子用雞皮紙袋盛著,可以讓人邊走邊暖手,從接到的那一刻開始,已經感到幸福。好的炒粟子,那粟子必得飽滿,不必很大顆,但要圓鼓鼓地,像日本泥娃娃的小頭兒,炒的好的話,輕輕用牙一敲,那外殼便整個裂開,輕易取出裡面那顆不黏殼不黏皮的果肉。果肉不能炒太乾,否則像在嚼蠟,也不能是濕的,不然會黏牙,只微微有點水氣,韌韌的纏綿的,像杭州的小米糕點,還未完全放涼時的興味,一點點澱粉質的甜,輕輕的粟子香和炒過的微焦香味,二十元一磅的剛炒起的粟子,卻像清朝皇太后酸枝枱上的貢品點心一樣矜貴。

那是多美好而浪漫。

卻可惜,這種街頭風味愈來愈少了,商家愈來愈霸道,政府愈來愈不近人情,市民的嘴臉愈來愈挑剔不滿,說這些在公眾地方危險、阻街、不衞生、不應該,不問情由,一切都要取締,可能不久的將來,我們就要在大型商場裡,從穿著制服的年輕員工手上買來炒粟子,紙袋上還有戲院的優惠劵,那浪漫的小小的炒粟子檔,被趕得愈來愈隱蔽,愈來愈渺小低賤,最後就的確像鬼魂一樣消失在街角裡,再也尋不著了。


[6]

細緻的感動,
微妙的感覺。


[引用] | 作者 1202 | 29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4th Feb 2010

[5]

很欣賞你的文采~

我也愛炒粟,每次見到也要幫襯.近來因為某人,除了炒粟還會買鵪鶉蛋~

CAN
[引用] | 作者 CAN | 30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wa, 好多謝你既錯愛呀....

我也喜歡吃鵪鶉蛋, 小巧精緻的, 很可愛~ 但膽固醇很高~所以久不久才吃一次~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4th Feb 2010

[4]

炒粟子。炒粟子的人,感覺是,都像煤礦工人, 黑色的。只是感覺,實際當然不是。以前經常買炒粟子,小販的,至少都有20% 不能吃。後來光顧店鋪,品質比較有保障。今天,很少吃了,店還在,但已經不再炒粟子。


[引用] | 作者 嚴明 | 30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我買的街邊炒粟子, 95%的粟子都可以吃哦~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4th Feb 2010

[3]

我家附近也有一檔賣炒栗子的,同是一男一女。前天才吃過烤蕃薯,不過味道好像沒有以前的好。

UncleRay
[引用] | 作者 UncleRay | 30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HAHA~那~嚐嚐炒粟子吧~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30th Dec 2009

[2]

燴蕃薯都不錯,不過燒o野食可以自己整。


[引用] | 作者 brownie | 30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是啊~有時我用焗爐弄都好~家裡也做到~

炒粟子就非得跟他買不行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30th Dec 2009

[1]

這篇和「桑拿浴室的可愛女生」、「下雨,車窗內的想像」,鼎足而三,是妳的的大作之中我最喜歡的!
很 Sensual。

Chris
[引用] | 作者 Chris | 29th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HOHO~我以為你也會很喜歡那篇燕窩糕呢~大少...HEEEE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Cherrie | 30th Dec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