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errie | 27th Apr 2011 | 玩味生活 | (797 Reads)

陸羽茶室的舊點心,很多在外面已經很難找的到。我點了一個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童年回憶的蛋黃麻蓉包,一籠只一個大包子,切成四份,每份皆有發紅的鹹蛋黃。蓮蓉尚軟尚滑,麻蓉則粗糙,用手指可以揉搓出來一星一星的芝麻花生粉粒,像是未磨好的餡料,咬下去如含香酥細沙,誘你去嚼,卻愈嚼愈香,愈嚼愈綿軟,若說蓮蓉是完好的成品,麻蓉就是故意缺序的半成品,待客而完。

.

.

 

我是蝦餃迷(見舊文<茶樓與蝦餃>,基本上再差的蝦餃我都可以吃得很開心,因此非蝦餃迷的友人倒能提供比較中肯的意見,他吃得出來這裡的蝦餃特別好,尤其是皮造得與別處不同,後來才知道陸羽不用一般茶樓用的澄麵來造,多花工夫用米飯曬乾再磨粉來搓,是故特別香,也特別纏綿帶韌,我浸一浸筷子抱著極快樂的心情吃一個吃一個,含含糊糊答好像是好像是,很有點糟蹋了好貨色。

.

  

伙記都是中年漢,招呼應對嫻熟得不得了,那是做了半輩子打磨出來的從容。陸羽自與別處不同,過往今來七十年,來來去去幾多人物,見慣了,伙記都浸淫出一種自在,你不問他,他不多言,做著份內事,你問他,他忍不著顧盼自豪地跟你述說種種,老伙計和一個地方有種樸實的連繫,仿如至親,你喜歡那個地方那籠點心那壺茶,他就高興。聽到上五十歲的胖伙計跟鄰桌講著荷葉飯的故事,說過往啊,本是窮人吃的,米都是碎的,就撿點什麼肉料包在荷葉裡蒸熟,是故飯是小粒小粒的,「現在這個荷葉飯當然是特別搗碎的啊」,他眼角一下子摺起了幾條深深的紋笑著說。捱過去了的日子,都是種愉悅的調子。

.

  

兩個打扮豔麗的內地女人離開了位子,研究起壁上的中國畫,幾幅才比明信片大一點,女人認得出來那個畫家,但伙計走過來告訴她,最矜貴不在那個畫家,在於那張丁方宣紙,是宋朝留下來的宣紙。紙易壞易蛀,倘果然是宋朝留得下來的一張白宣紙,是難得的緣份,我没湊過去看,我本來不太懂得畫,但我知道那種古舊的緣份飄散出來的氣味,或者是它,或者是燈,燻得到處昏昏黃黃。

.

  不說誰還記得,零二年陸羽茶室發生過兇殺案,職業殺手在這種殺了一名富翁。十年過去,這裡平靜如昔,歷史久遠的地方就有這種氣派,一切風淡雲輕,掌櫃下午的一個呵欠,打去幾多日子,打去幾多事兒。

 


[1] Re: 甜心

咪成日記得人地d笨笨的事啦...

去啦~~~佢又係正老蘭附近, 你下次蒲完去飲埋個茶先返去fit哂!~~~

Cherrie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28th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