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errie | 26th May 2011 | 玩味生活 | (300 Reads)

從永無止盡的閘口道裡左轉右轉列車,再直奔到登機閘口,上機後幾近斷氣,才坐下五分鐘,飛機就起動上跑道了。氣才喘定,它就起飛,直至整架飛機都没入雲層裡,再穿出來,看見雲層上面與人間隔絕的寂寞的月,我才知道今天是農曆十六。圓滿的皓月的蒼白的光,放棄掙扎一樣默然發亮,向著照不盡的黑夜,卻永遠無法看清黑夜,只蒼然地照現雲海,如廢墟的灰燼,照見延綿無盡的黯然,分不清那灰白是灰燼的顏色還是錯落的陰影,如此荒涼,如此寂寞,直像末日的千年以後。

.

.

雲層下是過於擠擁的城市,但在夜幕下也顯得如此頹然,地上滿是燈紅的光在閃動,看著這一片一片土地逐漸變小,我像逃避整個被熔岩吞没的世界,自私地遠離苦難與嚎號,寧靜地遺棄了世界,或被世界遺棄,並不知逃向何方。

.

.

當然,現在我是知道的,我在去陽光與海灘皆美好的布吉,與一行八名友人準備放開懷抱好好玩,很多陽光很多浮潛很多潛水很多水上活動很多好吃的很多SPA很多很多很多.已經計劃好,已經訂好,並早已開始快樂。對的,突然被窗外的景色拖了進孤寂的想像中,但一想到目的地,調子又興奮起來,又突然期待入世的膚淺的簡單的不問所以的快樂和歡笑。女人,實在非常善變,臉變起來比國術變臉還快,要把什麼甩到腦子後面比賽車還快,而且毫不留情。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