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國事天下事 | (1716 Reads)
對不起,我想貼一下文,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這樣貼上來,如果不行的話請通知我。

為什麼我會貼文?因為今早我在公司看到這篇文時,我一直在落淚,覺得好感動。看完了幾遍還沒有止住。關了視窗,捧起枱頭的茶來喝,想平靜一下。茶涼了,不好喝,而我的喉仍在噎著含著的茶也咽不下,勉強用力吞,覺得茶只是沿著喉嚨滑下去,心也涼了只有自己知。

我很笨,口齒不清,除了會說一下自己覺得怎樣以外,我不會表達自己。而且我常常以為,一些概念大家都認同,到發現不同了,根本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澄清。我往往愈說愈糊塗,只好保持沉默。我沒有其他博友的睿智與善言,只有一大堆感受困在心裡面,成了一把一把的刀刃,愈聽得多看得多,刃愈來愈鋒利。

我想這篇文章大約就是我所想要說的,那樣溫和平婉,並沒有要判斷那一邊的對錯,站在另一個角度去看看,世界一切都變得可以並存和容易理解。還是蔡子強厲害,寫得那麼好,題起得那麼浪漫,我是真的感到,他寫這一字一句一逗點時的真誠與感動,所以能夠觸動人。我願中大校長劉遵義看到這一篇,並且也被他沒有接觸過的一段歷史所觸動。

關老師的心思話調就是這樣溫柔,我甚至可以想像到他說那話時的語氣,那句話我不止一次親身聽他說過,也算是他的信念之一吧。他跟伏爾泰不一樣,伏爾泰的說話是錘音,撼在心房的感動,關老師的說話是父親的手,單純的溫柔的感動。嗯,我不怕說,最記得的是他請我吃蝦餃,很暖和的感動,蝦餃是我的某種命定。



愛在漫天風雨時——再評中大學生報事件      蔡子強
A33明報   15-5-2007

蔡子強1987 年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如果要我說出自己最敬佩的大學校長,或許有人會覺得我不識時務,因為我心目中的人選,不是一位會為大學掙得很多捐款,也不曉得誇耀自己把大學建設成世界「第幾大」的人,但他卻有教我更加心悅誠服的胸懷——那是中大前校長高錕教授。

記得1993 年,中大30 周年校慶,舉辦了盛大的「開放日」來慶祝。但碰巧那時,也是六四事件後,香港學運最「激」的幾年,學生組織最恨歌舞昇平,於是便執意要與校方對著幹。

高錕校長的故事

在開放日那天,中大喜氣洋洋,冠蓋雲集,正當高錕校長要致辭時,冷不防被激進的學生衝上主禮台,在眾多嘉賓、家長、同學、校友的眾目睽睽之下,誓要搶走校長手中的「咪」,以表達另類聲音,結果令台上亂作一團,擾攘達數分鐘之久,令人覺得中大丟盡面子。他們又把抗議的單張放在吹脹的避孕袋內,向現場人士派發,極盡挑釁之能事。

事後,當校長步下禮台時,《中大學生報》的記者第一時間衝前採訪,詢問校方會否懲罰學生,怎料校長卻一臉詫異的說:

「懲罰?我為什麼要懲罰學生?」

那位學生記者頓時為之語塞,頗覺自己就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記得幾年後,有一晚與老師關信基教授促膝談心,提起這件往事,他才透露,事後差不多各方都排山倒海的要求紀律處分該等學生,但卻有3 人由始至終堅持反對,最後才能頂住了壓力。3 人中的其中一位,原來就是當事人,本來該是最受屈辱、最應意憤難平的高錕校長。

老師的訓勉

至於另一位,就是當日身為學生輔導長的關老師。我記得老師當時是如此跟我講的:

「大學校園,本來就該是引發思潮、帶動社會前進的地方,如果我們的步伐和界線,都與外面社會的一模一樣,那又豈能起到帶動的作用呢?」

我完全能夠想像,當日身為輔導長的老師,會為此受盡多少壓力,受盡多少委屈,但當他道出那一番說話時,就是那麼一臉淡然,就像一切本當如此,像高錕校長當日一樣。

老師的學養,做學生的限於資質,學不上皮毛;但老師所講過的做人道理,做學生的,卻一直未敢或忘。

但可惜當年中大的學生組織,卻不領情,因為校長接受北京委任為「港事顧問」,而一直對抗到底。例如出版學生報,大字標題刊出「港事顧問粉飾太平,中大校長一事無成」等辛辣、侮辱性字眼,令不少教授為之側目。但高錕校長本人卻一直以平常心待之,甚至每年從個人戶口中拿出兩萬元,捐助有財政困難的學生組織中人;又每年都親筆撰寫書信,多謝學生組織對大學的貢獻;更幫助學生排難解紛,在一場教授與學生可能因教學評核而對簿公堂的官司中,為學生順利調解。

而另外一些更加偏激的中大學生,更加出版一系列以粗口諧音作為名稱的「小報」,刊登一些不雅、性器官的照片,尺度遠比今天的大膽,但當時校方也只是循循善誘,屢加勸喻,卻始終沒有紀律處分。

「法國思想之父」伏爾泰(Voltarie)曾經講過: 「雖然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至死也捍衛你說出那個觀點的權利。」從當年的中大校園,我完全能領會到這句說話的境界,也就是這些點滴和積累,令我們那一輩的學運反叛分子,至今仍十分熱愛中大。

「昨非」與「今是」

近日《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惹起軒然大波,都說同學偏離了社會標準,公眾不能接受。但社會標準,又真的應是學生運動及校園討論的極限嗎?

我記得80 年代初「香港前途談判」,中大同學冒天下之大不韙,提出香港應該脫離港英殖民管治,民主回歸祖國。當時在這個醉生夢死的殖民社會,這是何等的離經叛道,與所謂的「主流社會標準」,差距又豈能以道里計,公眾也是絕不接受,甚至更罵同學為「共諜」、「死左仔」。更有聲音說這些中大同學畢業後公司將永不錄用,甚至催促中大應予以警誡。但20 年後,事實證明,究竟又是誰對誰錯呢?

今天中大視為顯赫校友的鄭海泉先生,70 年代曾是因為在街上張貼「保釣」海報而被抓過的學運分子。朋友王慧麟曾到倫敦翻閱業已解封的殖民地機密檔案,才發現原來竟然有這位「鄭大班」的黑材料, 他被形容為「extreme radical student」,視之為麻煩搞事分子。

我相信當日也曾經有不少聲音,批評過這些同學影響校譽,損害中大學生形象。但幾十年後,一笑便已風雲過,鄭海泉已成了匯豐「大班」,當日搞學運的何安達,那個曾經拿水槍在宿舍「知行樓」周圍射,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死飛仔」劉細良,卻已成了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左右手。學生年代的稜角,本來就是理應如此。

那是一張倔強而非猥瑣的臉

上周四,我有透過電視直播收看學生報編委會的自辯論壇,在一張又一張同學的臉上,我看到的是一臉的倔強和純真,而不是淫褻猥瑣。雖然過去言語間,或許他們有頂撞過個別老師,但我相信他們都是真誠的。

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同學願意反省,又或者歉疚的話,原因一定不是因為校方處分了他們,而是我們這些作為老師的,曾經以極大的耐心和誠意,來看待他們所做過的事;如果好多年後,學生仍會惦記我們的,多半不會是因為我們教授過他們什麼具體知識,而是我們曾經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如何處世做人。

周六回到校園,得知政政系的同學,在考試季節,大家都在捱更抵夜的時候,還是奮力「開夜車」,趕出了一份聯署聲明,並邀請我加入聯署。這群同學本來不是直接牽涉在內,但都能如此見義勇為,做老師的常常鼓勵學生要有judgment,要有initiative,如今還夫復何求,即使再有些什麼,也只是枝葉,於是立即簽名。

為什麼我們這樣愛中大

事件中,我一直只是個旁觀者,只是在旁邊說些風涼說話,我知道真正要負責的中大老師和同事,卻處身熱廚房,壓力都很大。

在民粹主義肆虐的今天,傳媒會動輒不問情由,指摘我們「包庇」學生,把整間大學的校譽也「擺上」。我完全體會到校方調查委員會做決定時的難處,而大學輔導長何培斌教授,早前接受記者訪問時亦透露,有需要時,他個人願意為學生提供法律支援,並以「有理想、有看法、有堅持」來形容學生報的委員。但我只想補充多一句,能對學生寬容的,希望都能盡量寬容。

現在差不多每一間大學,都說鼓勵學生獨立思考、批判思維,但當學生的看法與我們一模一樣時,哪用大家多作lip service;相反,正正是當學生的看法與我們南轅北轍,與我們不同的時候,校方仍能表現出的尊重和包容,才真正最能體現出我們對獨立思考和批判思維的真誠,才最彌足珍貴。

我們都愛自己的學生,但當學生飛黃騰達,名成利就時,我們的愛充其量只是錦上添花;相反,正正是當漫天風雨,壓力鋪天蓋地,學生茫然無助時,我們的愛,我們所表現出的承擔,才是學生最需要的。

我們那一輩都十分愛中大,因為那是一個曾經容許我們犯錯、容許我們跌倒,以及容許我們跌倒後重新站起來的地方。我真切的希望,很多年後,我們的師弟、師妹、學生,也能夠有幸因同樣的原因,愛著同一間中大。

 

[36]

學生辦報眼高手底,以言論自由為擋箭牌;校方就無道義,急急劃清界線,一副事不關己的嘴臉。
如果高、關還在位,結局應該會很不同!


[引用] | 作者 鬍鬚人 | 25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5] Re: 亞占
亞占 :
看得出蔡先生的用心,也明白他的意思,同意對學生寬宏處理。

我相信蔡先生的話的確讓每一個人動容, 聽說學校裡已經受學生廣發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9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4] Re: 笨爸
笨爸 :
我都唔係一味想打擊佢地,學生犯錯當然要幫,但第一樣要幫既,應該係 — 幫佢地學習認錯 — 學習認清對錯,再承認錯誤。

我同意, 你說的絕對正確, 我當然同意, 甚至可說是至理名言, 而我重視的問題是如何錯, 幾錯, 如何幫, 幾幫, 如何審, 如何責, 如何教, 如何罰, 該由哪個身份的人來做每一part, 是癥結所在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9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3]

看得出蔡先生的用心,也明白他的意思,同意對學生寬宏處理。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8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2] Re: Re: 笨爸
Cherrie :
我說的不是excuse呀~也不是厚道, 我是真的這樣想的, 你也說手法有問題, 手法是很蠢, 而不是猥褻的intention
我同你角度似乎唔同~但我明白你意思, 同感受, 同理由~

我都唔係一味想打擊佢地,學生犯錯當然要幫,但第一樣要幫既,應該係 — 幫佢地學習認錯 — 學習認清對錯,再承認錯誤。


[引用] | 作者 笨爸 | 18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1] Re: 笨爸
笨爸 :
錯就係錯,佢以為全世界都係性封閉既,誓要衝破舊社會禁忌咁樣,被人插果下都仲以為個個都係因為接受唔到佢既新思想而唔識檢討自己有問題既手法,我就冇咁厚道去幫佢諗excuse。

我說的不是excuse呀~也不是厚道, 我是真的這樣想的, 你也說手法有問題, 手法是很蠢, 而不是猥褻的intention

我同你角度似乎唔同~但我明白你意思, 同感受, 同理由~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8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0] Re: Re: 笨爸
Cherrie :
佢地想反建制破禁忌, 但係用既手法好笨拙, 無策略, 一味講哂出黎, 只係能夠衝擊讀者, 但唔可以以令人反思. 而且收集問卷後的論文未能出, 都可以先講一下點解要出問卷, 因為, 衝擊人的思想, 都要顧及人地既接受程度
如果意圖不是壞的猥褻的, 是手法笨拙, 只是一群未滿師的學生, 應該可以諒解的, 只是在策略上做法上, 這群未滿師的學生, 我的確覺得他們未滿師

錯就係錯,佢以為全世界都係性封閉既,誓要衝破舊社會禁忌咁樣,被人插果下都仲以為個個都係因為接受唔到佢既新思想而唔識檢討自己有問題既手法,我就冇咁厚道去幫佢諗excuse。


[引用] | 作者 笨爸 | 18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9] Re: 笨爸
笨爸 :
我中學時代有幸遇過呢種良師,當我地曳到所有科目既先生都向佢呢個班主任投訴,佢只平心靜氣地同我地分析對錯同後果,一句「如果你地冇問題,咁我返黎做乜」就教我地終身受用。
學生有獨立思考能力的話當然值得鼓勵,但有獨立思想並唔代表做乜都o岩,更何況,情色版事件根本連討論既空間都冇,開d咁既topics出黎又冇野support(topic本身我唔覺太過火,問題係冇厘頭),除左插佢,仲可以點樣?

佢地想反建制破禁忌, 但係用既手法好笨拙, 無策略, 一味講哂出黎, 只係能夠衝擊讀者, 但唔可以以令人反思. 而且收集問卷後的論文未能出, 都可以先講一下點解要出問卷, 因為, 衝擊人的思想, 都要顧及人地既接受程度

如果意圖不是壞的猥褻的, 是手法笨拙, 只是一群未滿師的學生, 應該可以諒解的, 只是在策略上做法上, 這群未滿師的學生, 我的確覺得他們未滿師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8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8] Re: 阿修羅
阿修羅 :
讀著, 我也哭了.
轉貼了文章與感想在我的blog裡, 有空來看看吧!

看了, 你的感想也很感人...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7] Re: 早安
早安 :
我以前遇過的好老師,都是關心我的成長、我的胸襟多於我的成績的。今天我決定以相同的原則教授我的學生。
關教授是永遠的慈祥又充滿睿智的。在他身上,我見到謙謙君子式的擇善固執。

早安!我支持你呀!一個老師如果一生人可以感動到一個學生令佢既人生改變唔係已經好encouraging啦咩? 而且我相信, 一個有理念既老師, 一定唔止有一個學生受感動呀!

"謙謙君子式的擇善固執"你說得很對!!!!正是這種, 好奇怪, 我每次聽佢發言, 我就有受感動的感覺...每一句說話, 都那麼由心而發, 堅持信念, 而又仁愛...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6] Re: t-cup
t-cup :
oh.. princess, today my machine cannot start up web MSN.
As you mention about a passage, I remembered the last time was, I read a book for Liverpool. It was Istanbul UEFA CL final in 2005 and the book was talking about the changing room in the HT (half time), the manager talked to the team and it described what the fans did. It was touching since the team recovered and the fans did... it is really what we call fans... Amazing fans for Reds

sorry, 英文唔好唔多明你講乜...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5] Re: cyt
cyt :
雖然我唔係中大,但都感受到佢對中大既感情,我想起有容乃大呢四個字,睇到以前大學既胸襟同而家既..真係不勝唏噓有時唔係心胸既問題,而係環境政治社會左變左,就算係大大間高等學府唔敢再咁大膽

所以蔡生篇文其實暗藏彈藥呀! 今日又發覺, 佢有用"典"... 插得有理丫蔡生!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4]

讀著, 我也哭了.

轉貼了文章與感想在我的blog裡, 有空來看看吧!


[引用] | 作者 阿修羅 | 17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3]

我以前遇過的好老師,都是關心我的成長、我的胸襟多於我的成績的。今天我決定以相同的原則教授我的學生。

關教授是永遠的慈祥又充滿睿智的。在他身上,我見到謙謙君子式的擇善固執。


[引用] | 作者 早安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2]

oh.. princess, today my machine cannot start up web MSN.

As you mention about a passage, I remembered the last time was, I read a book for Liverpool. It was Istanbul UEFA CL final in 2005 and the book was talking about the changing room in the HT (half time), the manager talked to the team and it described what the fans did. It was touching since the team recovered and the fans did... it is really what we call fans... Amazing fans for Reds


[引用] | 作者 t-cup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1]

雖然我唔係中大,但都感受到佢對中大既感情,我想起有容乃大呢四個字,睇到以前大學既胸襟同而家既..真係不勝唏噓
有時唔係心胸既問題,而係環境政治社會左變左,就算係大大間高等學府唔敢再咁大膽


[引用] | 作者 cyt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0] Re: blue
blue :
對, 人人也在爭捐款呀.我今天看了那文也很感動
我覺得他們是有點玩大了. 但如果聽一下電台的訪問, 其實他們不是外間人所說的壞, 只是傻在最初不肯聽人家意見.
不同意的不滿意的, 可以出聲, 但沒有必要每天鞭屍似的打打罵罵...唉!

要領狗行前, 也許也要照顧牠能行的能力, 不能開車拖牠.

我想我是有點活在自己的世界, 其實我常常不太明白大家好像都很肯定的事...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9] Re: stanley
stanley :
對,學者不能為濫用起個定義,因為超出了學者的能力。
是否濫用,是要經過一番公開討論,讓各界人士可以達成共識,才可作出定斷。
intention亦有真,亦有假,所以需要公開討論。
如果當情色版被報導得負面時,校內可以舉行公開討論;並聽取各方面的聲音;以大眾為主導;這件事件有可能不會變成那麼大的了。
中大校方的處理手法亦有問題,我想校方從沒有跟學生討論有關敏感問題,處理手法!
有錯就罰,沒有從教導的方向處理學生問題!唉!為何會變成這樣的。難道在中大裡,就只得妳所說的好老師;再沒有更多的了!可悲……

每多看一次蔡子強的文章, 都對文章都更真確的理解.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8] Re: 米Sir
米Sir :
唉~~
又令我想起慈祥的前崇基學院院長沈宣仁。
同時又需要表面好惡,但實際善良的郭少棠教授。 如果我無記錯,郭教授曾於週會提及過,講粗口並不代表你有獨立思考。
老師維護學生,並不代表學生所做的完全對。
學生所爭取的,是受眾人認同;但學生所做的未必全是對,起碼有部分學生未必認同。
批評學生的人,又不代表批評的人完全是對的,學生就完全是錯的。
看完有關 所多瑪 的文章,我想大家都應該停一停,想一想。

我看了所多瑪, 除了很認同以外, 沒有什麼能說的....蔡子強和他都是, 能說出自己要說的話, 不像我笨拙, 一直在祈求有人與我共鳴, 並寫出來...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7] Re: Re: bomusaru
Cherrie :
可惜, 現在的大學校園都不會這樣了...你說中學"週遭種種因素逼迫, 本來的熱誠都不知壓到哪裡去了", 現在的大學對排名與國際化嗎都很緊張呀~

對, 人人也在爭捐款呀.
我今天看了那文也很感動

我覺得他們是有點玩大了. 但如果聽一下電台的訪問, 其實他們不是外間人所說的壞, 只是傻在最初不肯聽人家意見.

不同意的不滿意的, 可以出聲, 但沒有必要每天鞭屍似的打打罵罵...唉!


[引用] | 作者 blu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bomusaru
bomusaru :
我覺得,只有大學校園呢種資源充裕的廣闊空間, 才容納到如此的老師換了在中學校園, 老師日日都要為學生合格率戰鬥, 藉以保住校譽保住飯碗, 討好家長, 週遭種種因素逼迫, 本來的熱誠都不知壓到哪裡去了

可惜, 現在的大學校園都不會這樣了...你說中學"週遭種種因素逼迫, 本來的熱誠都不知壓到哪裡去了", 現在的大學對排名與國際化嗎都很緊張呀~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5] Re: Re: stanley
Cherrie :
stanley :
自由是必須的、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正因如此,我會討厭濫用自由的人,歪曲自由的意思及其可愛之處。
當我在澳洲上大學時,各人都崇尚自由、享受自由;每當有人濫用自由之嫌時,必定會有人(校方/學生)指出錯處,進行討論,檢討是否濫用自由。這就是捍衛自由,讓自由可以存在,保護自由的存在,但又不至被濫用!
你說得很有理, 而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濫用, 一千個學者開一千個會議都定義不了, 是爭議不止的題目, 所以我覺得首先, 要分辨行使者的intention~

對,學者不能為濫用起個定義,因為超出了學者的能力。

是否濫用,是要經過一番公開討論,讓各界人士可以達成共識,才可作出定斷。

intention亦有真,亦有假,所以需要公開討論。

如果當情色版被報導得負面時,校內可以舉行公開討論;並聽取各方面的聲音;以大眾為主導;這件事件有可能不會變成那麼大的了。

中大校方的處理手法亦有問題,我想校方從沒有跟學生討論有關敏感問題,處理手法!

有錯就罰,沒有從教導的方向處理學生問題!唉!為何會變成這樣的。難道在中大裡,就只得妳所說的好老師;再沒有更多的了!可悲……


[引用] | 作者 stanley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uncle ray
uncle ray :
有關信基這樣的好老帥, 是中大人的福氣, 他仍在中大在處理這事件上也許會不同吧?

當然!我堅信是這樣!起碼不會拿拿聲扔石頭以示清白...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3]

唉~~

又令我想起慈祥的前崇基學院院長沈宣仁。

同時又需要表面好惡,但實際善良的郭少棠教授。 如果我無記錯,郭教授曾於週會提及過,講粗口並不代表你有獨立思考。

老師維護學生,並不代表學生所做的完全對。

學生所爭取的,是受眾人認同;但學生所做的未必全是對,起碼有部分學生未必認同。

批評學生的人,又不代表批評的人完全是對的,學生就完全是錯的。

看完有關 所多瑪 的文章,我想大家都應該停一停,想一想。


[引用] | 作者 米Sir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stanley
stanley :
自由是必須的、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正因如此,我會討厭濫用自由的人,歪曲自由的意思及其可愛之處。
當我在澳洲上大學時,各人都崇尚自由、享受自由;每當有人濫用自由之嫌時,必定會有人(校方/學生)指出錯處,進行討論,檢討是否濫用自由。這就是捍衛自由,讓自由可以存在,保護自由的存在,但又不至被濫用!

你說得很有理, 而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濫用, 一千個學者開一千個會議都定義不了, 是爭議不止的題目, 所以我覺得首先, 要分辨行使者的intention~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1]

我覺得,只有大學校園呢種資源充裕的廣闊空間, 才容納到如此的老師
換了在中學校園, 老師日日都要為學生合格率戰鬥, 藉以保住校譽保住飯碗, 討好家長, 週遭種種因素逼迫, 本來的熱誠都不知壓到哪裡去了


[引用] | 作者 bomusaru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有關信基這樣的好老帥, 是中大人的福氣, 他仍在中大在處理這事件上也許會不同吧?


[引用] | 作者 uncle ray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JC
JC :
看了這篇文, 真的很讓人感動..我很幸運的在小學時已認識了一位那麼愛我的老師..希望中大學生, 特別是最近風雨中的中大生能體會老師教授愛他們之心, 好好珍惜

可惜高校長已經不在了, 也許高校長和關老師的情操, 的確不容於今日講排名和國際化的學術風氣吧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公關
公關 :
個人來說並不認同學生的做法,因為他們所做的東西,我看不到背後有深層意義的探討.不過,這件事確實是提供了一些人無限上岡的機會.如果學生肯走出來認錯,我想社會的反响不會這樣大.始終,學生總是有點輕狂.折服高校長的教養呀!

我理解你的不理解, 但我理解學生, 因為, 我與他們修過同一個老師的同一堂課, 我知他們聽過什麼看過什麼書, 打從事件一開始我就明白了, 而且他們開頭說的頭一番話, 我也就知道了意思與來源, 我也常在做呀~hahaha~不過他們敢做得那麼盡, 我也真服了~

不去評論他們做得好不好, 有沒有用, 但肯定動機並不是猥褻的, 他們只是天真...我卻很憐惜他們的天真...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自由是必須的、重要的、不可缺少的;正因如此,我會討厭濫用自由的人,歪曲自由的意思及其可愛之處。

當我在澳洲上大學時,各人都崇尚自由、享受自由;每當有人濫用自由之嫌時,必定會有人(校方/學生)指出錯處,進行討論,檢討是否濫用自由。這就是捍衛自由,讓自由可以存在,保護自由的存在,但又不至被濫用!


[引用] | 作者 stanley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看了這篇文, 真的很讓人感動..我很幸運的在小學時已認識了一位那麼愛我的老師..
希望中大學生, 特別是最近風雨中的中大生能體會老師教授愛他們之心, 好好珍惜


[引用] | 作者 JC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醉塵
醉塵 :
雖然我冇讀過大學 , 不過我都覺得文章入面o既論點都好有道理 , 就以我自己的經驗 , 中學時代的所謂學生報只是 " 學校福音 " 即是只懂歌頌學校 . 不認同的學生就只會被學校用高壓手段來打壓 , 強行要他認錯 ...都別說大學 , 如果中學的老師也有這樣的想法 ( 如果有一天同學願意反省,又或者歉疚的話,原因一定不是因為校方處分了他們,而是我們這些作為老師的,曾經以極大的耐心和誠意,來看待他們所做過的事;如果好多年後,學生仍會惦記我們的,多半不會是因為我們教授過他們什麼具體知識,而是我們曾經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如何處世做人。) 我會覺得這樣的校園生活才算是有意思 , 不管那是大學中學小學還是幼稚園 .

要明白, 這樣的老師要有多大的氣度, 要為學生受多少的壓力, 被罵得多慘, 冒多大的險, 而且不會有任何回報, 不會升職加薪, 吃力不討好, 世界上, 還有多少這樣的老師?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poonwinghang
poonwinghang :
我們是中大人,所以對這件事看法,往往和別人的不同。「學生年代的稜角,本來就是理應如此」幸好,我也曾經歷過稜角。大學生活,不應該只是讀書考試的。
曾經有關教授這樣的一位老師真好。雖然佢未必認得我。

你不知道我有多敬佩你曾經那麼有稜角, 這才是青春嘛...我呢...一直"林ji ji"

我肯定佢唔認得我~你, 佢應該認得, 你當年好紅~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個人來說並不認同學生的做法,因為他們所做的東西,我看不到背後有深層意義的探討.
不過,這件事確實是提供了一些人無限上岡的機會.
如果學生肯走出來認錯,我想社會的反响不會這樣大.始終,學生總是有點輕狂.
折服高校長的教養呀!


[引用] | 作者 公關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雖然我冇讀過大學 , 不過我都覺得文章入面o既論點都好有道理 , 就以我自己的經驗 , 中學時代的所謂學生報只是 " 學校福音 " 即是只懂歌頌學校 . 不認同的學生就只會被學校用高壓手段來打壓 , 強行要他認錯 ...
都別說大學 , 如果中學的老師也有這樣的想法 ( 如果有一天同學願意反省,又或者歉疚的話,原因一定不是因為校方處分了他們,而是我們這些作為老師的,曾經以極大的耐心和誠意,來看待他們所做過的事;如果好多年後,學生仍會惦記我們的,多半不會是因為我們教授過他們什麼具體知識,而是我們曾經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如何處世做人。) 我會覺得這樣的校園生活才算是有意思 , 不管那是大學中學小學還是幼稚園 .


[引用] | 作者 醉塵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們是中大人,所以對這件事看法,往往和別人的不同。「學生年代的稜角,本來就是理應如此」幸好,我也曾經歷過稜角。大學生活,不應該只是讀書考試的。

曾經有關教授這樣的一位老師真好。雖然佢未必認得我。


[引用] | 作者 poonwinghang | 16th May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