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herrie | 4th Jun 2007 | 國事天下事 | (1556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又到六四,當年你在做什麼?

我當年還是一個才幾歲的小童,基本上我是什麼都不知道的,連報紙電視講什麼我也沒有什麼記憶。可是有幾件事倒是到現在還是時時縈迴於胸。

有一天,我媽發現我手臂上有一條黑布帶,她以為我受傷了,忙問我做什麼,我有點別扭的說:「因為為大陸的學生感到悲哀。」媽媽很訝然:「哦...我還以為你弄傷了。」但她沒罵我也沒叫我脫下。我記得我當時在想,那黑布帶代表我記住你們,我與你們同在,雖然,我還很少。到現在我還是很記得,也很疑惑,我是怎樣感到的?也許偶爾瞥見學生的淚眼中看到了正義的委屈,小朋友大概都是從直覺感知吧。而當天,還沒有到六月四日。



當六月四日來了,氣氛很奇怪。那幾天的一個半夜裡,我肯定是半夜,約十一時吧,電視有播六四的特輯,許是因為太血腥?反正,就在半夜。全家的燈關了,我媽在睡,我也在睡,啊,我是在裝睡,因為我知爸在看電視,他沒說什麼,就默默的在看。當年已經是近視眼的我根本窺不見螢幕上的畫面,只記得,一閃一閃的,整個客廳都在變大變小一樣,看不清爸爸的表情,好像基本調是綠色嗎,因為夜視景?他調得很小聲,我隱約聽到有人在叫喊,有人在跑,有拉車的聲,有槍聲,有旁白,之類。最記得最記得,節目完的時候,是播血染的風采》,我那時不會聽國語,聽不明白歌詞,我只是想,這歌,很動聽,很令人心動,為什麼呢?這是什麼歌呢?這首《血染的風采》對於我來說好似播了半小時,因為我真的好用心去聽,為什麼會讓人很感動?我為什麼要哭?我不明白。歌完了,家就全黑了,爸也睡了,我心中只重覆那一句副歌,雖然我並不知道歌詞,朦朦朧朧中就睡去了。

我不敢問,到好後來才有問爸爸那首是什麼歌。可是我又不知道名字,又不知道歌詞,又不很會哼,弄好久才知道了。於是爸又告訴我有關那首歌的一些事,好像是紀念戰爭中為正義死去的人。

有關六四其他的事,我就不記得了。只是,過了些日子,居然在姨媽的家看到一本六四的紀錄書籍,她居然會買這種書,她根本不像是關心這種事的人呀!我問她為什麼會買,她說:「有些事不能忘記的。」似乎一提到六四,所有的人都變成另一個人一樣,小小的心靈感到非常震撼。

這兩件事對於我印象極深刻,不時就浮起來,每次想起心裡都很訝異,當年的我為什麼會懂得,當年的我到底知道什麼,感到什麼。

現在想,也許有些事,不必要很有學識,不必要很會歷史,不必要讀過每一章報道,一個幾歲小童,單憑赤子之心,就感應到,遙遙千里以外一群哥哥姐姐的純真與悲慟。


伸延閱讀

血染的風采- 小飛

第十八年- aulina

人性 / Human Nature...- Bunny

未能忘記 六四雜思 - uncle ray

黑、白、青-無聊混混的地攤

痛心疾首-1996.粉筆字

回憶一九八九-葉一知

訪問六月四日 (2007年修訂版)-洪雄熊

把正義和原則傳給下一代-星屑醫生

攻擊我吧,對我洗腦吧,把我變成你吧-謝非閒記

一年容易又六四》~野蟹

若你經過讓我亦經過》 ~ Miko

掉- 六四》~ Amy

取義成仁今日事,人間遍種自由花》~ Gabriel

這幾天,我要說的話,和去年今日一樣》~ 譚劍

 《天安門廣場》~ Agnes



 


[86]

**拆破64大騙局**
http://truth2009.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642837

官方回應「六四」提問:早已定性 大局為重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367521&extra=page%3D1


[引用] | 作者 沒有被洗腦的香港人 | 30th Ma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85] Re: 飛鴿
飛鴿 :
當時唔怕,仲响宿舍打麻雀添,第日返工先識驚...

WA~你真係天跌落黎當被"襟"型啊...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0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4] Re: Hill
Hill :
記得那年爸爸都有帶著我去遊行支持那些學生,哥哥和一班同學就幫手維持秩序,那種團結的力量,好像可以衝破一切,但一夜之間卻變成地獄,看著電視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那種哀傷,那種悲痛,那種無助...到現在仍感覺到!
爸爸到現在仍保留住當年的有關新聞,雖然已經發黃,但他堅持要留給下一代看,亦都作為當年事件的証據!

原來你都有參與遊行, 真羨慕你呢~有得participate真係差好遠的...看來你一家人都好有這種使命感呢!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10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3] Re: Re: 飛鴿
Cherrie :
飛鴿 :當年當日我仲响深圳公幹呢

wa! 咁亂, 唔怕啊?


當時唔怕,仲响宿舍打麻雀添,第日返工先識驚...


[引用] | 作者 飛鴿 | 8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2]

記得那年爸爸都有帶著我去遊行支持那些學生,哥哥和一班同學就幫手維持秩序,那種團結的力量,好像可以衝破一切,但一夜之間卻變成地獄,看著電視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那種哀傷,那種悲痛,那種無助...到現在仍感覺到!

爸爸到現在仍保留住當年的有關新聞,雖然已經發黃,但他堅持要留給下一代看,亦都作為當年事件的証據!


[引用] | 作者 Hill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1] Re: 飛鴿
飛鴿 :
當年當日我仲响深圳公幹呢

wa! 咁亂, 唔怕啊?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0] Re: ONLY
ONLY :
89年夏天第一次入跑馬地馬場 - 因為大集會第一次不是因為想逛街而由銅鑼灣走到中環試過8號風球諗起落些墳仔叮野食, 結果踢住拖鞋由波斯富街join大隊遊行到新華社第一次買麻雀紙返屋企唔係為o左打牌, 而係寫抗議標語第一次為一大班為認識的人而流淚
89年夏天怎麼能忘得了?

wa! 你也很有經歷呢...你當年都好熱血啊... 每年夏天這個日子, 我們都會記起, 只希望有一日, 除了悲傷, 我們還可以感到寬慰...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9] Re: cyt
cyt :
我冇哩,你快demail比我啦

比左你喇靚女~~~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8]

當年當日我仲响深圳公幹呢


[引用] | 作者 飛鴿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7]

89年夏天
第一次入跑馬地馬場 - 因為大集會
第一次不是因為想逛街而由銅鑼灣走到中環
試過8號風球諗起落些墳仔叮野食, 結果踢住拖鞋由波斯富街join大隊遊行到新華社
第一次買麻雀紙返屋企唔係為o左打牌, 而係寫抗議標語
第一次為一大班為認識的人而流淚

89年夏天
怎麼能忘得了?


[引用] | 作者 ONLY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6] Re: Re: cyt
Cherrie :
cyt :
唉!..枉我一片苦心...side哂...你快d打個電話比我等我知道你幾號no.啦
HAHA~你沒有嗎? 我SEND EMAIL SEND給你就好了~~今次約不到總有下一次嘛~~~

我冇哩,你快demail比我啦


[引用] | 作者 cyt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5] Re: 小草雪
小草雪 :
.想告都怕且無得告吧, 我的母校已經無左lu

HAHA~事件過了咁耐是沒有追討的啦~~~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4] Re: t-cup
t-cup :
歷史巨輪不斷重覆, 大權在握, 怎麼歷史也會拋緒腦後

正如 三國演義 第一回第一段: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對當年的死難者, 致敬!

大約就是這樣了...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3] Re: 譚劍
譚劍 :
我比你大得多,也痛得多。

我知道, 一個小孩尚且如此, 懂性的知更多, 更明白其中的慘...

看回歷史, 與看著發生, 始終不同...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2] Re: 鬍鬚
鬍鬚人 :
連一個幾歲的小孩也有憐憫之心,可見當時決定和執行流血清場人的心,怎樣也不會覺得好過。所以他們都不願再提,不敢大聲說自己殺得很有道理,他們口中的六四,由「暴亂」變「風波」,由「風波」變「事件」,就知他們的心有幾虛怯。

我想執行的人應很痛苦, 決定的人...如果知道痛苦...哎, 唔識講....我多希望, 人人都會因為別人的痛苦而真心傷心, 人人都會避免別人的無辜受苦, 不過真正出現的地方是大同世界吧...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同想保有的東西呀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1] Re: assunta
assunta :
你好~無意中讓我找到你的文章~我認為你這篇文章真是很好~

很多謝你, 你會覺得有共鳴, 因為你也SHARE同一樣的赤子之心! 我們提醒大家, 要一起保持呢!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0] Re: MissRain
MissRain :
今早同事說起~我們要默哀片刻我問幾時?有人插口 : 午飯後吧!唔~都好!
當年什麼事都不懂, 大人口中說的也感受不多, 長大後才了解! 悲痛的事,不會忘掉!

真的真的, 做很好呀! 我覺得, 什麼形式都好, 心中默默祝福, 那怕一秒鐘都好, 提醒自己那個悲傷, 不要忘記, 就夠了!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9] Re: Shirlun
Shirlun :
六四晚我搭大船去廣州.

看了你的BLOG...也太巧了...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8] Re: 細k
細k :
最後都去5到,只好打文紀念。
一八。六四

看了~其實任何方式都無所謂, 記住就好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7] Re: Hak
Hak :
反開中國歷史,有那頁不是血淚構成?
歷史不只是教科書,其實更像人性照妖鏡,希望各領導有空,便去照照這面鏡

只怕他們去學那些招數呢~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6] Re: EC
EC :
個人覺得...世界歷史也是...

因為~歷史是人性的反映啊~而人性~處處都一樣~握有權力時~又是那麼相像~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5] Re: cyt
cyt :
唉!..枉我一片苦心...side哂...你快d打個電話比我等我知道你幾號no.啦

HAHA~你沒有嗎? 我SEND EMAIL SEND給你就好了~~今次約不到總有下一次嘛~~~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7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4] Re:
Hak :
歷史不只是教科書,其實更像人性照妖鏡,希望各領導有空,便去照照這面鏡
歷史巨輪不斷重覆, 大權在握, 怎麼歷史也會拋緒腦後

正如 三國演義 第一回第一段: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對當年的死難者, 致敬!


[引用] | 作者 t-cup | 6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3]

我比你大得多,也痛得多。


[引用] | 作者 譚劍 | 6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2]

連一個幾歲的小孩也有憐憫之心,可見當時決定和執行流血清場人的心,怎樣也不會覺得好過。
所以他們都不願再提,不敢大聲說自己殺得很有道理,他們口中的六四,由「暴亂」變「風波」,由「風波」變「事件」,就知他們的心有幾虛怯。


[引用] | 作者 鬍鬚人 | 6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1]

你好~
無意中讓我找到你的文章~
我認為你這篇文章真是很好~


[引用] | 作者 assunta | 6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0]

今早同事說起~我們要默哀片刻
我問幾時?
有人插口 : 午飯後吧!
唔~都好!

當年什麼事都不懂, 大人口中說的也感受不多, 長大後才了解! 悲痛的事,不會忘掉!


[引用] | 作者 MissRain | 6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9]

六四晚我搭大船去廣州.


[引用] | 作者 Shirlun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8] Re: Re: 細k
Cherrie 很難得耶~你沒經歷過都咁重視, 希望所有新生代都好似你咁~


哎~最後都去5到,只好打文紀念。

一八。六四


[引用] | 作者 細k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7] Re:
Hak :
反開中國歷史,有那頁不是血淚構成?

個人覺得...世界歷史也是...


[引用] | 作者 EC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6]

反開中國歷史,有那頁不是血淚構成?

歷史不只是教科書,其實更像人性照妖鏡,希望各領導有空,便去照照這面鏡


[引用] | 作者 Hak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5] Re: Re: cyt
Cherrie :
cyt :
我send左email去你gmail到呢,快d睇下啦
哎呀...對不起...今天才看到...嗚嗚...cyt!!!我唔制!!!!

唉!..枉我一片苦心...side哂...你快d打個電話比我等我知道你幾號no.啦


[引用] | 作者 cyt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4] Re: 粉雷雷
粉雷雷 :
btw 當年我讀緊幼稚園,乜都唔知喎!

你當年直情係襁褓中既小粉嬰啦....

(到而家都仲係噃下話?~)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3] Re: 粉雷雷
粉雷雷 :
其實馬力在玩無間道,激勵你班人,用心良苦好似當年掃把頭硬銷23條咁

果然真係寧願背負惡名, 都要為我地好, 多謝佢啦真係...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2] Re: Johnny仔
Johnny仔 :
雖然當年還小,但依然知道發生甚麼大事,大家都驚恐九七之後的香港也會這樣,之後好多人都移民去了。小學開頭一班四十幾個人,之後走下走下,每年走兩三個同學,小學畢業時都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這樣的一個十八年,我們可幸的依然還有舉行遊行示威集會的自由,反而令人憂心的,就是小朋友們又知道當年六四的事的多少,會不會覺得事不關己,說著中國和平崛起總要犧牲一點點的那般廢話。

嗯, 的確嚇走好多人...有得集會有得表達的確係幸福, 雖然好多都未建立, 但起碼有討論既空間嘛~~~

"說著中國和平崛起總要犧牲一點點的那般廢話" 我個仔咁講, 我打巴佢呀....(okok, 唔能夠體罰丫嘛...)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1] Re: mk_utd
mk_utd :
Hi Cherrie!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a while, but this is my first posting..."現在想,也許有些事,不必要很有學識,不必要很會歷史,不必要讀過每一章報道,一個幾歲小童,單憑赤子之心,就感應到,遙遙千里以外一群哥哥姐姐的純真與悲慟。" That's so true!
I still remember the tears in my mom's eyes when she was watching the news that day. I didn't understand what was going on. I was really scared and I resented the fact that I was Chinese.
It was such a tragedy... I actually shared an apartment with a lady who was in Tiananmen Square that day. She told me she saw a lot of wounded and dead bodies. She wasn't sad or angry when she talked about it. I got the feeling that she had already put the past behind her and wanted to move forward.
I admire the passion of the students in 1989. Where can you find kids like that in China nowadays? Everyone is looking for ways to get rich. Who cares about democracy? Then again, what is democracy anyway? Despite the opposition of the majority in America, Bush is still sending troops to Iraq.
Anyway, thanks for putting what I feel into words. I wish my Chinese was half as good as yours.
P.S. Believe it or not, we share the same birthday…
And if anyone is interested, here is the link to a documentary about the famous “Tank Man”. http://www.pbs.org/wgbh/pages/frontline/tankman/view/They showed the famous picture to a group of students currently studying in Beijing University. None of them knew the story behind the picture. One of them actually thought it was an art piece… To this date, if you google “Tiananmen Squre” in China, you would only get tourist information/images, while the “Tank Man” picture is the first image you will get if you search for the same term outside China.

多謝你mk_utd, 你的同屋主, 是的, 人總是要活下去的, 最可憐是, 你憤慨悲傷了一年三年五年, 你什麼都做不到, 你還憤慨悲傷嗎? 當你被人當作醜聞刻意淡忘的時候, 你也只好淡忘了自己...

你別說, 美國大把鄉下人什麼都不知道, 布弟講乜信乜, 仲為數不少tim架, 做果個民意調查有無include埋佢地先?~~ 如果真係大多數人都唔滿意, 最少, 四年後可以拉他下馬呀, 最少, 國民夠力拉呀...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因素, 但這個是基本吧...

我們是同一日嗎?~太巧了~~~不同年吧?? 如果同年真是不得了~ 同一日...1/365機會呀! 好厲害, 我還沒有遇過呢....

haha~咁你英文都好丫...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0] Re: incomplete
incomplete :
直至目前為止, 所經歷最深刻的是六四和九一一...
兩者相同的地方是讓我能夠同時看到人性的黑暗和光輝...
不論國家民族...
~>

極同意你所說!!!!極同意...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9] Re: 小草雪
小草雪 :
當年我小六, 記得當晚到早上, 我好似斷續的有睇電視直播, 看到某幾幕都被嚇呆了, 實在太震撼了, 後來學校都舉行了集會, 讓同學發表感受, 我也有上台講(不過講得不太好).想忘, 未敢忘!

如果事件發生在現在, 你學校要被人告了, 因為佢地播二級不雅片段比小學生睇....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8] Re: 米Sir
米Sir :
當年我讀中三,我會回家吃午飯,並會看午間新聞,將新聞內容告之同學。我亦記得當年學校都有舉辦紀念活動。兩年後,一位新來的老師當我班班住任,她問我們,我看到兩年前的照片,大家都好投入紀念活動,但為何兩年之後,大家好像忘記了...當年,我與一位從中國大陸移居本港的同學討論過六四事件,他當時認為,用軍隊鎮壓是對的。當時的我不明白,亦不認同。但當時全國各地,都有學生、民眾活動,以當時接近
十億人民的大前題下,穩定國家變得重要,平定各地,尤其是北京首都的學生運動,更是首要目標。但鎮壓的方式似乎出錯了。讀中國歷史,主要就是讀戰爭,有戰爭,就有大批傷亡的人。六四事件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哪裏是對,哪裏是錯,歷史會最終給予我們答案。
十八年後,被撇下那三位救火的少年,他們還記得十八年前救火的事件嗎?

唔太明你既presenation, 你其中一個意思是現在的你覺得, 六四如同中國大部份歷史一樣, 要穩定難免死傷?

他記不記得, 他當年仍是跳入火場救了火, 不是隔岸觀火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7] Re: 謝天下
謝天下 :
多謝馬力,幫助新一代認識六四。

直情多謝佢啦, 唔係佢就唔會有咁熱烈討論咁多人憤慨咁多人參與了~~~佢何苦避走廣州, 落黎普天同慶食豬肉餅嘛~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6] Re: oj
oj :
睇新聞.看中國

其實中國進步很多了, 可是...你知道, 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5] Re: Carson
Carson :
當年我也是小學生,我也看到爸爸一邊看電視,一邊流哂眼淚的場面.爸爸還叫我永遠不要忘記這一件事.

啊....真的...咁多大人喊....我唔知我爸爸有無喊呢? 我睇唔清楚, 等我下次問下佢....

"叫我永遠不要忘記這一件事" 我地都要咁同我地既仔女講啊~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4] Re: Ronald
Ronald :
我那年中二, 當晚, 我睡了。 第二朝, 我看見我媽媽哭, 電視機內, 早晨節目中正播放著我不相信會看見的畫面。回校後, 早會中, 校長帶頭默哀, 並向我們講述解說。 那天, 早上的幾堂書, 甚麼課也沒上, 女教師們在解說中, 都是哭泣著。 面對著最頑劣的學生也不心軟手軟的扣分王, 也在講述過程中, 哭了幾次。我到現在仍沒有忘記那天的情景。

啊...原來那麼多大人哭...六四真的是觸動了很多平時對政治不大熱中的人心呢...希望他們的力量不會白費吧...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3] Re: mingming
mingming :
當年我啱啱讀小學... 發生緊咩事都唔知~~~

所以好似未出世既小朋友咁, 而家知道左都會記住囉~~~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2] Re: Sharon
Sharon :
當年我還是個中二的學生,雖然還未很懂事,可是那天與家人一起看電視機上一幕一幕的情景,至今還是歷歷在目,那是我沒有哭,只覺得很恐佈,不敢相信,反而懂事後每次重看六四的片段,卻哭得心也痛。第二天全校師生在學校禮堂內舉行追悼會,老師都是眼紅紅的,雖然我還未弄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從當時的氣氛可感到事態的嚴重。很記得那天坐在我前排的幾個男同學不斷在說話,我還很勞氣的跟他們說:「你們可否尊重下個集會,不要再說話?」當時的我只有十四歲!

真的, 根本不需識得什麼, 也懂得悲慟, 細個時唔知係咩, 大個左知多左, 反而仲加傷心...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1]

btw 當年我讀緊幼稚園,乜都唔知喎!


[引用] | 作者 粉雷雷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0]

其實馬力在玩無間道,激勵你班人,用心良苦
好似當年掃把頭硬銷23條咁


[引用] | 作者 粉雷雷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9] Re: 小林綠
小林綠 :
小學時,有兩件大事,老師不上課改作看電視直播。一是尤德出殯,一時六四,當年我仍很懵懂,完全記不住任何一個直播與轉播的畫面。
看著看著,老師突然離開課室,良久,我與另一同學到處找她,及至洗手間門外,聲到老師號啕大哭,而那哭聲至今不忘。

尤德出殯我沒記憶耶....當年學校有沒有六四紀念呢...我真的不記得了, 我當時太少了....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8] Re: 細k
細k :
我當時還沒有出世。。。今日自己又和老師商量,甚麼都準備好,只差他一聲令下~但最終還是搞不成,班上(也許是全中四)只有我去晚會。。。哎,再這樣落去,會變成甚麼樣子?今晚,維園見。頭戴米色帽的就是我。

很難得耶~你沒經歷過都咁重視, 希望所有新生代都好似你咁~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7] Re: 朗朗
朗朗 :
那年我是一個小六生,回到學校,早會用了一個上午,所有師生站立整整一個早上,就連一年班的小孩們也跟我們一樣 , 累...是累的,但比較那些大哥哥大姐姐,我們的累算是什麼?很記得這一幕,訓導主任別個面在偷偷地飲泣。
'

啊...朗朗也有這種經驗嗎? 我以為你不關心政治呢...果然所有人一提到六四就會變成另一個人了, 都很凝重...拉拉手...安慰安慰...


[引用] | 作者 Cherrie | 5th Ju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